萨拉-莫里斯 | Sarah Morris : 城市的肖像

  • 城市的肖像

    萨拉-莫里斯 | Sarah Morris
  •  

    萨拉-莫里斯1967年生于英国肯特郡七橡树,现居纽约和伦敦。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萨拉-莫里斯因其创作的探索当代城市拓扑结构及其潜在的心理因素为题材的电影和绘画作品而获得国际赞誉。在她的电影中,莫里斯以表现主义风格勾勒出了巴黎、阿布扎比、洛杉矶和北京等城市的肖像,并深入挖掘了这些城市的内在代码和权力结构。莫里斯以不同的方式构建叙事,但总能给人以深刻的启示和惊喜,通过特定的城市场景、地点或视角来描绘城市的心理。

  • 莫里斯认为她的绘画作品跟她的电影作品在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而她的画作更是利用了明艳色彩的有利因素,赋予了几何图形更强烈的抽象艺术语言。这些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城市景观,其创作参考了建筑设计图。莫里斯的画风流畅亦不失精确,她的视觉语言极富戏剧性且情感细腻。在从事这些艺术活动的同时,她还为众多机构和公共空间创作了特定的建筑作品,这其中包括纽约长岛市39大道MTA站(2019)、巴黎东京宫(2015)、不来梅艺术馆(2013)和纽约莱弗大厦(2006)。 莫里斯认为她的绘画作品跟她的电影作品在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而她的画作更是利用了明艳色彩的有利因素,赋予了几何图形更强烈的抽象艺术语言。这些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城市景观,其创作参考了建筑设计图。莫里斯的画风流畅亦不失精确,她的视觉语言极富戏剧性且情感细腻。在从事这些艺术活动的同时,她还为众多机构和公共空间创作了特定的建筑作品,这其中包括纽约长岛市39大道MTA站(2019)、巴黎东京宫(2015)、不来梅艺术馆(2013)和纽约莱弗大厦(2006)。 莫里斯认为她的绘画作品跟她的电影作品在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而她的画作更是利用了明艳色彩的有利因素,赋予了几何图形更强烈的抽象艺术语言。这些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城市景观,其创作参考了建筑设计图。莫里斯的画风流畅亦不失精确,她的视觉语言极富戏剧性且情感细腻。在从事这些艺术活动的同时,她还为众多机构和公共空间创作了特定的建筑作品,这其中包括纽约长岛市39大道MTA站(2019)、巴黎东京宫(2015)、不来梅艺术馆(2013)和纽约莱弗大厦(2006)。 莫里斯认为她的绘画作品跟她的电影作品在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而她的画作更是利用了明艳色彩的有利因素,赋予了几何图形更强烈的抽象艺术语言。这些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城市景观,其创作参考了建筑设计图。莫里斯的画风流畅亦不失精确,她的视觉语言极富戏剧性且情感细腻。在从事这些艺术活动的同时,她还为众多机构和公共空间创作了特定的建筑作品,这其中包括纽约长岛市39大道MTA站(2019)、巴黎东京宫(2015)、不来梅艺术馆(2013)和纽约莱弗大厦(2006)。 莫里斯认为她的绘画作品跟她的电影作品在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而她的画作更是利用了明艳色彩的有利因素,赋予了几何图形更强烈的抽象艺术语言。这些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城市景观,其创作参考了建筑设计图。莫里斯的画风流畅亦不失精确,她的视觉语言极富戏剧性且情感细腻。在从事这些艺术活动的同时,她还为众多机构和公共空间创作了特定的建筑作品,这其中包括纽约长岛市39大道MTA站(2019)、巴黎东京宫(2015)、不来梅艺术馆(2013)和纽约莱弗大厦(2006)。 莫里斯认为她的绘画作品跟她的电影作品在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而她的画作更是利用了明艳色彩的有利因素,赋予了几何图形更强烈的抽象艺术语言。这些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城市景观,其创作参考了建筑设计图。莫里斯的画风流畅亦不失精确,她的视觉语言极富戏剧性且情感细腻。在从事这些艺术活动的同时,她还为众多机构和公共空间创作了特定的建筑作品,这其中包括纽约长岛市39大道MTA站(2019)、巴黎东京宫(2015)、不来梅艺术馆(2013)和纽约莱弗大厦(2006)。 莫里斯认为她的绘画作品跟她的电影作品在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而她的画作更是利用了明艳色彩的有利因素,赋予了几何图形更强烈的抽象艺术语言。这些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城市景观,其创作参考了建筑设计图。莫里斯的画风流畅亦不失精确,她的视觉语言极富戏剧性且情感细腻。在从事这些艺术活动的同时,她还为众多机构和公共空间创作了特定的建筑作品,这其中包括纽约长岛市39大道MTA站(2019)、巴黎东京宫(2015)、不来梅艺术馆(2013)和纽约莱弗大厦(2006)。 莫里斯认为她的绘画作品跟她的电影作品在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而她的画作更是利用了明艳色彩的有利因素,赋予了几何图形更强烈的抽象艺术语言。这些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城市景观,其创作参考了建筑设计图。莫里斯的画风流畅亦不失精确,她的视觉语言极富戏剧性且情感细腻。在从事这些艺术活动的同时,她还为众多机构和公共空间创作了特定的建筑作品,这其中包括纽约长岛市39大道MTA站(2019)、巴黎东京宫(2015)、不来梅艺术馆(2013)和纽约莱弗大厦(2006)。

     

    莫里斯认为她的绘画作品跟她的电影作品在风格上是一脉相承的。而她的画作更是利用了明艳色彩的有利因素,赋予了几何图形更强烈的抽象艺术语言。这些作品的灵感来源于城市景观,其创作参考了建筑设计图。莫里斯的画风流畅亦不失精确,她的视觉语言极富戏剧性且情感细腻。在从事这些艺术活动的同时,她还为众多机构和公共空间创作了特定的建筑作品,这其中包括纽约长岛市39大道MTA站(2019)、巴黎东京宫(2015)、不来梅艺术馆(2013)和纽约莱弗大厦(2006)。

  • 2021年,莫里斯将在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举办大型回顾展。此前她在世界多国重量级美术馆大范围举办过个展,其中包括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20)、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8)、芬兰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奥地利维也纳美术馆(2016)、比利时鲁汶M博物馆(2015)、德国不来梅美术馆(2013)、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卫克斯那艺术中心(哥伦布,2012)、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艺术品收藏馆(杜塞尔多夫,2010)、德国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德国伦巴赫之家市立博物馆(慕尼黑,2008)、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巴塞尔,2008)、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鹿特丹,2006)、奥地利格拉茨现代美术馆(2005)、巴黎东京宫(2005)、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2005)、哥本哈根艺术协会(2004)、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2001)、苏黎世艺术博物馆(2000)、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1999)。 2021年,莫里斯将在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举办大型回顾展。此前她在世界多国重量级美术馆大范围举办过个展,其中包括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20)、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8)、芬兰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奥地利维也纳美术馆(2016)、比利时鲁汶M博物馆(2015)、德国不来梅美术馆(2013)、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卫克斯那艺术中心(哥伦布,2012)、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艺术品收藏馆(杜塞尔多夫,2010)、德国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德国伦巴赫之家市立博物馆(慕尼黑,2008)、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巴塞尔,2008)、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鹿特丹,2006)、奥地利格拉茨现代美术馆(2005)、巴黎东京宫(2005)、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2005)、哥本哈根艺术协会(2004)、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2001)、苏黎世艺术博物馆(2000)、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1999)。 2021年,莫里斯将在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举办大型回顾展。此前她在世界多国重量级美术馆大范围举办过个展,其中包括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20)、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8)、芬兰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奥地利维也纳美术馆(2016)、比利时鲁汶M博物馆(2015)、德国不来梅美术馆(2013)、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卫克斯那艺术中心(哥伦布,2012)、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艺术品收藏馆(杜塞尔多夫,2010)、德国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德国伦巴赫之家市立博物馆(慕尼黑,2008)、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巴塞尔,2008)、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鹿特丹,2006)、奥地利格拉茨现代美术馆(2005)、巴黎东京宫(2005)、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2005)、哥本哈根艺术协会(2004)、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2001)、苏黎世艺术博物馆(2000)、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1999)。 2021年,莫里斯将在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举办大型回顾展。此前她在世界多国重量级美术馆大范围举办过个展,其中包括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20)、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8)、芬兰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奥地利维也纳美术馆(2016)、比利时鲁汶M博物馆(2015)、德国不来梅美术馆(2013)、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卫克斯那艺术中心(哥伦布,2012)、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艺术品收藏馆(杜塞尔多夫,2010)、德国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德国伦巴赫之家市立博物馆(慕尼黑,2008)、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巴塞尔,2008)、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鹿特丹,2006)、奥地利格拉茨现代美术馆(2005)、巴黎东京宫(2005)、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2005)、哥本哈根艺术协会(2004)、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2001)、苏黎世艺术博物馆(2000)、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1999)。 2021年,莫里斯将在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举办大型回顾展。此前她在世界多国重量级美术馆大范围举办过个展,其中包括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20)、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8)、芬兰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奥地利维也纳美术馆(2016)、比利时鲁汶M博物馆(2015)、德国不来梅美术馆(2013)、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卫克斯那艺术中心(哥伦布,2012)、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艺术品收藏馆(杜塞尔多夫,2010)、德国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德国伦巴赫之家市立博物馆(慕尼黑,2008)、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巴塞尔,2008)、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鹿特丹,2006)、奥地利格拉茨现代美术馆(2005)、巴黎东京宫(2005)、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2005)、哥本哈根艺术协会(2004)、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2001)、苏黎世艺术博物馆(2000)、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1999)。 2021年,莫里斯将在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举办大型回顾展。此前她在世界多国重量级美术馆大范围举办过个展,其中包括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20)、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8)、芬兰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奥地利维也纳美术馆(2016)、比利时鲁汶M博物馆(2015)、德国不来梅美术馆(2013)、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卫克斯那艺术中心(哥伦布,2012)、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艺术品收藏馆(杜塞尔多夫,2010)、德国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德国伦巴赫之家市立博物馆(慕尼黑,2008)、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巴塞尔,2008)、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鹿特丹,2006)、奥地利格拉茨现代美术馆(2005)、巴黎东京宫(2005)、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2005)、哥本哈根艺术协会(2004)、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2001)、苏黎世艺术博物馆(2000)、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1999)。 2021年,莫里斯将在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举办大型回顾展。此前她在世界多国重量级美术馆大范围举办过个展,其中包括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20)、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8)、芬兰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奥地利维也纳美术馆(2016)、比利时鲁汶M博物馆(2015)、德国不来梅美术馆(2013)、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卫克斯那艺术中心(哥伦布,2012)、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艺术品收藏馆(杜塞尔多夫,2010)、德国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德国伦巴赫之家市立博物馆(慕尼黑,2008)、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巴塞尔,2008)、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鹿特丹,2006)、奥地利格拉茨现代美术馆(2005)、巴黎东京宫(2005)、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2005)、哥本哈根艺术协会(2004)、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2001)、苏黎世艺术博物馆(2000)、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1999)。 2021年,莫里斯将在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举办大型回顾展。此前她在世界多国重量级美术馆大范围举办过个展,其中包括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20)、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8)、芬兰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奥地利维也纳美术馆(2016)、比利时鲁汶M博物馆(2015)、德国不来梅美术馆(2013)、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卫克斯那艺术中心(哥伦布,2012)、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艺术品收藏馆(杜塞尔多夫,2010)、德国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德国伦巴赫之家市立博物馆(慕尼黑,2008)、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巴塞尔,2008)、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鹿特丹,2006)、奥地利格拉茨现代美术馆(2005)、巴黎东京宫(2005)、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2005)、哥本哈根艺术协会(2004)、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2001)、苏黎世艺术博物馆(2000)、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1999)。

     

    2021年,莫里斯将在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举办大型回顾展。此前她在世界多国重量级美术馆大范围举办过个展,其中包括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20)、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2018)、芬兰埃斯波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奥地利维也纳美术馆(2016)、比利时鲁汶M博物馆(2015)、德国不来梅美术馆(2013)、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卫克斯那艺术中心(哥伦布,2012)、德国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艺术品收藏馆(杜塞尔多夫,2010)、德国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意大利博洛尼亚现代艺术博物馆(2009)、德国伦巴赫之家市立博物馆(慕尼黑,2008)、瑞士贝耶勒基金会美术馆(巴塞尔,2008)、荷兰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鹿特丹,2006)、奥地利格拉茨现代美术馆(2005)、巴黎东京宫(2005)、斯德哥尔摩当代美术馆(2005)、哥本哈根艺术协会(2004)、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2001)、苏黎世艺术博物馆(2000)、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1999)。

  •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她的作品被许多公共机构永久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的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巴黎蓬皮杜艺术文化中心和路易威登基金会、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伦巴赫市立美术馆、迈阿密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汉堡火车站当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等。

  • 部分可售出的作品:

    AVAILABLE WORKS:
    • Sarah Morris You Cannot Keep Love [Sound Graph], 2020 Household gloss paint on canvas 152.5 x 152.5 cm 60 x 60 inches
      Sarah Morris
      You Cannot Keep Love [Sound Graph], 2020
      Household gloss paint on canvas
      152.5 x 152.5 cm
      60 x 60 inches
    • Sarah Morris Five Seconds Away [Sound Graph 4], 2017 Household gloss paint on canvas 214 x 214 cm 84.3 x 84.3 inches
      Sarah Morris
      Five Seconds Away [Sound Graph 4], 2017
      Household gloss paint on canvas
      214 x 214 cm
      84.3 x 84.3 inches
    • Sarah Morris April 2014 [Rio], 2014 Household gloss on canvas 214 x 214 cm / 84.3 x 84.3 inches
      Sarah Morris
      April 2014 [Rio], 2014
      Household gloss on canvas
      214 x 214 cm / 84.3 x 84.3 inches
    • Sarah Morris Deviancy is the Essence of Culture [Sound Graph], 2018 Household gloss on canvas 91 x 90 cm / 35.4 x 35.4 inches
      Sarah Morris
      Deviancy is the Essence of Culture [Sound Graph], 2018
      Household gloss on canvas
      91 x 90 cm / 35.4 x 35.4 inches
  •  

     

    联系我们

     

    Capitain Petzel 

    Karl-Marx-Allee 45 

    D-10178 Berlin 

    卡比坦•派策 画廊 

    卡尔-马克思-大道 45号 

    10178 德国柏林

    T: +49 30 240 88 130

    E: ad@capitainpetzel.de

     

    开放时间

    每周二至周六

    11点至1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