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拉德利 | Joe Bradley + 托比亚斯-皮尔斯 | Tobias Pils: 极度明艳 VS 细腻灰色

13 September - 23 October 2021
  • 极度明艳 VS 细腻灰色:乔-布拉德利 | Joe Bradley + 托比亚斯-皮尔斯 | Tobias Pils

    15 SEPTEMBER - 23 OCTOBER 2021
  •  

    柏林卡比坦派策画廊很荣幸于2021年秋季以“发现”为主题的画廊周之际隆重推出乔-布拉德利(Joe Bradley)和托比亚斯-皮尔斯(Tobias Pils)的联合展览。这次展览是美国艺术家乔-布拉德利在柏林画廊的首次亮相,同时也是这两位深交甚好的艺术家首次在同一个展览中展开彼此的艺术对话。

     

  • 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晰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丢掉这些动机。 - 托比亚斯-皮尔斯 | Tobias Pils 我对自己作品的叙事性不那么感兴趣。在一幅画中,开头、中间和结局都是同时发生的,而且一目了然。这就是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当人们站在一幅画前面时,这种湍急的信息便向着他们奔涌而来。 - 乔-布拉德利 | Joe Bradley 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晰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丢掉这些动机。 - 托比亚斯-皮尔斯 | Tobias Pils 我对自己作品的叙事性不那么感兴趣。在一幅画中,开头、中间和结局都是同时发生的,而且一目了然。这就是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当人们站在一幅画前面时,这种湍急的信息便向着他们奔涌而来。 - 乔-布拉德利 | Joe Bradley 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晰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丢掉这些动机。 - 托比亚斯-皮尔斯 | Tobias Pils 我对自己作品的叙事性不那么感兴趣。在一幅画中,开头、中间和结局都是同时发生的,而且一目了然。这就是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当人们站在一幅画前面时,这种湍急的信息便向着他们奔涌而来。 - 乔-布拉德利 | Joe Bradley 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晰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丢掉这些动机。 - 托比亚斯-皮尔斯 | Tobias Pils 我对自己作品的叙事性不那么感兴趣。在一幅画中,开头、中间和结局都是同时发生的,而且一目了然。这就是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当人们站在一幅画前面时,这种湍急的信息便向着他们奔涌而来。 - 乔-布拉德利 | Joe Bradley 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晰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丢掉这些动机。 - 托比亚斯-皮尔斯 | Tobias Pils 我对自己作品的叙事性不那么感兴趣。在一幅画中,开头、中间和结局都是同时发生的,而且一目了然。这就是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当人们站在一幅画前面时,这种湍急的信息便向着他们奔涌而来。 - 乔-布拉德利 | Joe Bradley 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晰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丢掉这些动机。 - 托比亚斯-皮尔斯 | Tobias Pils 我对自己作品的叙事性不那么感兴趣。在一幅画中,开头、中间和结局都是同时发生的,而且一目了然。这就是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当人们站在一幅画前面时,这种湍急的信息便向着他们奔涌而来。 - 乔-布拉德利 | Joe Bradley

    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晰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丢掉这些动机。

     托比亚斯-皮尔斯 | Tobias Pils

     

     

     

     

     

     

     

     

     

    我对自己作品的叙事性不那么感兴趣。在一幅画中,开头、中间和结局都是同时发生的,而且一目了然。这就是我觉得有趣的地方,当人们站在一幅画前面时,这种湍急的信息便向着他们奔涌而来。

    -  乔-布拉德利 | Joe Bradley

     

     

  •  布拉德利极具爆破性又明艳炫目的抽象画与皮尔斯冷静的灰色调以及暗示性的具象场景在一个展览中相遇。他们的作品从很多层面上揭示了艺术在表现形式极度迥异的情况下仍然具有惊人相似之处。此外,布拉德利和皮尔斯的部分纸上作品在画廊的地下展览空间展出。这也让观众对艺术家作品的不同层面有了更立体的了解。

  • 乔-布拉德利 1975 年生于密歇根州基特里,现于纽约生活和工作。他多面的绘画风格不容易被归类, 因为他巧妙地在不同的艺术风格及形式之间巧妙地游走,并将个人和艺术史的信息融汇进他不羁而 又自信的风格中。 布拉德利通常在他工作室的地板上即兴地用混合材料和既不打底又不绷框的画布搞创作。因此,他 的成品画作中都带有创作过程留下的痕迹。他完成的作品中常常出现非传统的材料,有些甚至有接 缝,或是画布的碎片被拼贴在一起。形象化在不同程度上贯穿了布拉德利的作品,他即用几何及有 机形式,也使用图像学的标识。而有时则是以极简主义传统为先平铺大面积的单色。布拉德利的艺 术表达方式总是在严肃和讽刺之间摇摆不定,为抽象画和西方艺术传统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乔-布拉德利 1975 年生于密歇根州基特里,现于纽约生活和工作。他多面的绘画风格不容易被归类, 因为他巧妙地在不同的艺术风格及形式之间巧妙地游走,并将个人和艺术史的信息融汇进他不羁而 又自信的风格中。 布拉德利通常在他工作室的地板上即兴地用混合材料和既不打底又不绷框的画布搞创作。因此,他 的成品画作中都带有创作过程留下的痕迹。他完成的作品中常常出现非传统的材料,有些甚至有接 缝,或是画布的碎片被拼贴在一起。形象化在不同程度上贯穿了布拉德利的作品,他即用几何及有 机形式,也使用图像学的标识。而有时则是以极简主义传统为先平铺大面积的单色。布拉德利的艺 术表达方式总是在严肃和讽刺之间摇摆不定,为抽象画和西方艺术传统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乔-布拉德利 1975 年生于密歇根州基特里,现于纽约生活和工作。他多面的绘画风格不容易被归类, 因为他巧妙地在不同的艺术风格及形式之间巧妙地游走,并将个人和艺术史的信息融汇进他不羁而 又自信的风格中。 布拉德利通常在他工作室的地板上即兴地用混合材料和既不打底又不绷框的画布搞创作。因此,他 的成品画作中都带有创作过程留下的痕迹。他完成的作品中常常出现非传统的材料,有些甚至有接 缝,或是画布的碎片被拼贴在一起。形象化在不同程度上贯穿了布拉德利的作品,他即用几何及有 机形式,也使用图像学的标识。而有时则是以极简主义传统为先平铺大面积的单色。布拉德利的艺 术表达方式总是在严肃和讽刺之间摇摆不定,为抽象画和西方艺术传统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乔-布拉德利 1975 年生于密歇根州基特里,现于纽约生活和工作。他多面的绘画风格不容易被归类, 因为他巧妙地在不同的艺术风格及形式之间巧妙地游走,并将个人和艺术史的信息融汇进他不羁而 又自信的风格中。 布拉德利通常在他工作室的地板上即兴地用混合材料和既不打底又不绷框的画布搞创作。因此,他 的成品画作中都带有创作过程留下的痕迹。他完成的作品中常常出现非传统的材料,有些甚至有接 缝,或是画布的碎片被拼贴在一起。形象化在不同程度上贯穿了布拉德利的作品,他即用几何及有 机形式,也使用图像学的标识。而有时则是以极简主义传统为先平铺大面积的单色。布拉德利的艺 术表达方式总是在严肃和讽刺之间摇摆不定,为抽象画和西方艺术传统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乔-布拉德利 1975 年生于密歇根州基特里,现于纽约生活和工作。他多面的绘画风格不容易被归类, 因为他巧妙地在不同的艺术风格及形式之间巧妙地游走,并将个人和艺术史的信息融汇进他不羁而 又自信的风格中。 布拉德利通常在他工作室的地板上即兴地用混合材料和既不打底又不绷框的画布搞创作。因此,他 的成品画作中都带有创作过程留下的痕迹。他完成的作品中常常出现非传统的材料,有些甚至有接 缝,或是画布的碎片被拼贴在一起。形象化在不同程度上贯穿了布拉德利的作品,他即用几何及有 机形式,也使用图像学的标识。而有时则是以极简主义传统为先平铺大面积的单色。布拉德利的艺 术表达方式总是在严肃和讽刺之间摇摆不定,为抽象画和西方艺术传统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乔-布拉德利 1975 年生于密歇根州基特里,现于纽约生活和工作。他多面的绘画风格不容易被归类, 因为他巧妙地在不同的艺术风格及形式之间巧妙地游走,并将个人和艺术史的信息融汇进他不羁而 又自信的风格中。 布拉德利通常在他工作室的地板上即兴地用混合材料和既不打底又不绷框的画布搞创作。因此,他 的成品画作中都带有创作过程留下的痕迹。他完成的作品中常常出现非传统的材料,有些甚至有接 缝,或是画布的碎片被拼贴在一起。形象化在不同程度上贯穿了布拉德利的作品,他即用几何及有 机形式,也使用图像学的标识。而有时则是以极简主义传统为先平铺大面积的单色。布拉德利的艺 术表达方式总是在严肃和讽刺之间摇摆不定,为抽象画和西方艺术传统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乔-布拉德利 1975 年生于密歇根州基特里,现于纽约生活和工作。他多面的绘画风格不容易被归类, 因为他巧妙地在不同的艺术风格及形式之间巧妙地游走,并将个人和艺术史的信息融汇进他不羁而 又自信的风格中。 布拉德利通常在他工作室的地板上即兴地用混合材料和既不打底又不绷框的画布搞创作。因此,他 的成品画作中都带有创作过程留下的痕迹。他完成的作品中常常出现非传统的材料,有些甚至有接 缝,或是画布的碎片被拼贴在一起。形象化在不同程度上贯穿了布拉德利的作品,他即用几何及有 机形式,也使用图像学的标识。而有时则是以极简主义传统为先平铺大面积的单色。布拉德利的艺 术表达方式总是在严肃和讽刺之间摇摆不定,为抽象画和西方艺术传统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视角。

     

     

    -布拉德利 1975 于密歇根州现于纽约他多面的绘画风格容易被归类为他巧妙在不同的艺术风格及形式之巧妙地游走个人和艺术信息融汇进他不而 又自信风格布拉德利通常在他上即兴地用材料打底又不绷框的画布他 的成品画作中都带作过程下的痕迹。他完成的作品中常常出现非传统材料有些甚有接 缝,是画布的碎片拼贴在一起。形象化在不同程度上贯穿了布拉德利的作品他即用几何及有 形式使用图像学的而有时是以极义传统先平布拉德利的艺 术表是在严肃讽刺摇摆为抽象画和西方艺术传统了一个独特角。

     

     

  • 乔-布拉德利的作品已经在世界各地的机构展出,包括纽约水牛城的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波 恩艺术博物馆、布鲁塞尔 Bozar/美术中心、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2008 年惠特尼双年展)、第戎 Le Consortium、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长岛MoMA PS1,等等。 他的作品被以下机构收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巴黎/威尼斯皮诺收 藏馆、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瑞士 Ringier 博物馆、纽约水牛城 Albright-Knox 艺术馆、黎巴嫩贝鲁特 Aïshti 基金会、VT雷丁Hall艺术基金会、苏黎世/阿尔勒Luma基金会、佛罗里达州迈阿密Rosa de la Cruz收 藏馆,等等。 乔-布拉德利的作品已经在世界各地的机构展出,包括纽约水牛城的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波 恩艺术博物馆、布鲁塞尔 Bozar/美术中心、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2008 年惠特尼双年展)、第戎 Le Consortium、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长岛MoMA PS1,等等。 他的作品被以下机构收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巴黎/威尼斯皮诺收 藏馆、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瑞士 Ringier 博物馆、纽约水牛城 Albright-Knox 艺术馆、黎巴嫩贝鲁特 Aïshti 基金会、VT雷丁Hall艺术基金会、苏黎世/阿尔勒Luma基金会、佛罗里达州迈阿密Rosa de la Cruz收 藏馆,等等。 乔-布拉德利的作品已经在世界各地的机构展出,包括纽约水牛城的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波 恩艺术博物馆、布鲁塞尔 Bozar/美术中心、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2008 年惠特尼双年展)、第戎 Le Consortium、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长岛MoMA PS1,等等。 他的作品被以下机构收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巴黎/威尼斯皮诺收 藏馆、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瑞士 Ringier 博物馆、纽约水牛城 Albright-Knox 艺术馆、黎巴嫩贝鲁特 Aïshti 基金会、VT雷丁Hall艺术基金会、苏黎世/阿尔勒Luma基金会、佛罗里达州迈阿密Rosa de la Cruz收 藏馆,等等。 乔-布拉德利的作品已经在世界各地的机构展出,包括纽约水牛城的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波 恩艺术博物馆、布鲁塞尔 Bozar/美术中心、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2008 年惠特尼双年展)、第戎 Le Consortium、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长岛MoMA PS1,等等。 他的作品被以下机构收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巴黎/威尼斯皮诺收 藏馆、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瑞士 Ringier 博物馆、纽约水牛城 Albright-Knox 艺术馆、黎巴嫩贝鲁特 Aïshti 基金会、VT雷丁Hall艺术基金会、苏黎世/阿尔勒Luma基金会、佛罗里达州迈阿密Rosa de la Cruz收 藏馆,等等。 乔-布拉德利的作品已经在世界各地的机构展出,包括纽约水牛城的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波 恩艺术博物馆、布鲁塞尔 Bozar/美术中心、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2008 年惠特尼双年展)、第戎 Le Consortium、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长岛MoMA PS1,等等。 他的作品被以下机构收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巴黎/威尼斯皮诺收 藏馆、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瑞士 Ringier 博物馆、纽约水牛城 Albright-Knox 艺术馆、黎巴嫩贝鲁特 Aïshti 基金会、VT雷丁Hall艺术基金会、苏黎世/阿尔勒Luma基金会、佛罗里达州迈阿密Rosa de la Cruz收 藏馆,等等。 乔-布拉德利的作品已经在世界各地的机构展出,包括纽约水牛城的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波 恩艺术博物馆、布鲁塞尔 Bozar/美术中心、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2008 年惠特尼双年展)、第戎 Le Consortium、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长岛MoMA PS1,等等。 他的作品被以下机构收藏: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巴黎/威尼斯皮诺收 藏馆、巴黎路易威登基金会、瑞士 Ringier 博物馆、纽约水牛城 Albright-Knox 艺术馆、黎巴嫩贝鲁特 Aïshti 基金会、VT雷丁Hall艺术基金会、苏黎世/阿尔勒Luma基金会、佛罗里达州迈阿密Rosa de la Cruz收 藏馆,等等。

     

     

    -布拉德利的作品已经世界各机构展出包括纽约牛城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波 恩艺术鲁塞尔 Bozar/美术中惠特尼美国艺术(2008 惠特尼双年展)第戎 Le Consortium、纽约艺术纽约长岛MoMA PS1,等等。 他的作品以下机构收藏:纽约艺术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巴黎/威尼斯皮诺收 藏馆巴黎路易威登瑞士 Ringier 纽约牛城 Albright-Knox 艺术黎巴嫩贝鲁特 Aïshti 、VT雷丁Hall艺术基苏黎世/Luma达州迈阿Rosa de la Cruz收 藏馆等等

  •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托比亚斯-皮尔斯,1971 年生于奥地利林茨,现居维也纳。他的绘画风格可以用中国绘画美学 “介 于似与不似之间” 的境界来解读。其绘画中的暗示性形象并不是完全清晰可辨的,但也不是完全 抽象的。他创造了一个供观者自由联想的形式世界。这些形式看起来像悖论一样,难以直接阅读。但正如所有的悖论一样,它们都是阴阳交合、一体两面的。这种辩证式的艺术思维贯穿他的整个创作。他敏锐地感知并运用不同色调的灰色,把灰色的层次和深度发挥到了极致,因而他的画面总是充满了深邃的质感。

     

    直觉是创作的导师而非严谨的方法论皮尔斯痴迷于他在创作过程中不断转变的念头在谈到他的创作时他说道:“作画前我有着非常明显的创作动机但我却致力于在绘画过程中抛弃这些动机,目的就是在绘画过程中达到无念这种艺术思想和行为与佛教修行中逐步放下执念的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 观者在面对他的画作时先是被意想不到的形式和图像所震撼,随即又被眼前所见引入更深的沉思中。而每位观者都有自己对画面独特的诠释。这正是皮尔斯作品的独特之处。他的艺术语言形式丰富而完整,但作品的叙事却是开放式的。每位观者都看到的都是各自感受到的画面,正如每个人的梦境一般。 皮尔斯的作品不断在世界各地重要的机构展出,包括慕尼黑现代美术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波恩美术馆、博特罗普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阿斯本美术馆、维也纳21 世纪之家、克雷姆斯美术馆、马尔法中国基金会/约翰-张伯伦大楼、北京中国国家美术馆等。他的作品多样而复杂,但仍有一个未定义的叙事贯穿其中。皮尔斯的作品被维也纳阿尔贝蒂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戈茨收藏馆、波恩艺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慕尼黑Lenbachhaus、维也纳现代艺术基金会路德维希博物馆、德国Bottrop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Quadrat 等收藏。 观者在面对他的画作时先是被意想不到的形式和图像所震撼,随即又被眼前所见引入更深的沉思中。而每位观者都有自己对画面独特的诠释。这正是皮尔斯作品的独特之处。他的艺术语言形式丰富而完整,但作品的叙事却是开放式的。每位观者都看到的都是各自感受到的画面,正如每个人的梦境一般。 皮尔斯的作品不断在世界各地重要的机构展出,包括慕尼黑现代美术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波恩美术馆、博特罗普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阿斯本美术馆、维也纳21 世纪之家、克雷姆斯美术馆、马尔法中国基金会/约翰-张伯伦大楼、北京中国国家美术馆等。他的作品多样而复杂,但仍有一个未定义的叙事贯穿其中。皮尔斯的作品被维也纳阿尔贝蒂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戈茨收藏馆、波恩艺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慕尼黑Lenbachhaus、维也纳现代艺术基金会路德维希博物馆、德国Bottrop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Quadrat 等收藏。 观者在面对他的画作时先是被意想不到的形式和图像所震撼,随即又被眼前所见引入更深的沉思中。而每位观者都有自己对画面独特的诠释。这正是皮尔斯作品的独特之处。他的艺术语言形式丰富而完整,但作品的叙事却是开放式的。每位观者都看到的都是各自感受到的画面,正如每个人的梦境一般。 皮尔斯的作品不断在世界各地重要的机构展出,包括慕尼黑现代美术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波恩美术馆、博特罗普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阿斯本美术馆、维也纳21 世纪之家、克雷姆斯美术馆、马尔法中国基金会/约翰-张伯伦大楼、北京中国国家美术馆等。他的作品多样而复杂,但仍有一个未定义的叙事贯穿其中。皮尔斯的作品被维也纳阿尔贝蒂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戈茨收藏馆、波恩艺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慕尼黑Lenbachhaus、维也纳现代艺术基金会路德维希博物馆、德国Bottrop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Quadrat 等收藏。 观者在面对他的画作时先是被意想不到的形式和图像所震撼,随即又被眼前所见引入更深的沉思中。而每位观者都有自己对画面独特的诠释。这正是皮尔斯作品的独特之处。他的艺术语言形式丰富而完整,但作品的叙事却是开放式的。每位观者都看到的都是各自感受到的画面,正如每个人的梦境一般。 皮尔斯的作品不断在世界各地重要的机构展出,包括慕尼黑现代美术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波恩美术馆、博特罗普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阿斯本美术馆、维也纳21 世纪之家、克雷姆斯美术馆、马尔法中国基金会/约翰-张伯伦大楼、北京中国国家美术馆等。他的作品多样而复杂,但仍有一个未定义的叙事贯穿其中。皮尔斯的作品被维也纳阿尔贝蒂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戈茨收藏馆、波恩艺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慕尼黑Lenbachhaus、维也纳现代艺术基金会路德维希博物馆、德国Bottrop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Quadrat 等收藏。 观者在面对他的画作时先是被意想不到的形式和图像所震撼,随即又被眼前所见引入更深的沉思中。而每位观者都有自己对画面独特的诠释。这正是皮尔斯作品的独特之处。他的艺术语言形式丰富而完整,但作品的叙事却是开放式的。每位观者都看到的都是各自感受到的画面,正如每个人的梦境一般。 皮尔斯的作品不断在世界各地重要的机构展出,包括慕尼黑现代美术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波恩美术馆、博特罗普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阿斯本美术馆、维也纳21 世纪之家、克雷姆斯美术馆、马尔法中国基金会/约翰-张伯伦大楼、北京中国国家美术馆等。他的作品多样而复杂,但仍有一个未定义的叙事贯穿其中。皮尔斯的作品被维也纳阿尔贝蒂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戈茨收藏馆、波恩艺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慕尼黑Lenbachhaus、维也纳现代艺术基金会路德维希博物馆、德国Bottrop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Quadrat 等收藏。 观者在面对他的画作时先是被意想不到的形式和图像所震撼,随即又被眼前所见引入更深的沉思中。而每位观者都有自己对画面独特的诠释。这正是皮尔斯作品的独特之处。他的艺术语言形式丰富而完整,但作品的叙事却是开放式的。每位观者都看到的都是各自感受到的画面,正如每个人的梦境一般。 皮尔斯的作品不断在世界各地重要的机构展出,包括慕尼黑现代美术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波恩美术馆、博特罗普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阿斯本美术馆、维也纳21 世纪之家、克雷姆斯美术馆、马尔法中国基金会/约翰-张伯伦大楼、北京中国国家美术馆等。他的作品多样而复杂,但仍有一个未定义的叙事贯穿其中。皮尔斯的作品被维也纳阿尔贝蒂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戈茨收藏馆、波恩艺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慕尼黑Lenbachhaus、维也纳现代艺术基金会路德维希博物馆、德国Bottrop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Quadrat 等收藏。 观者在面对他的画作时先是被意想不到的形式和图像所震撼,随即又被眼前所见引入更深的沉思中。而每位观者都有自己对画面独特的诠释。这正是皮尔斯作品的独特之处。他的艺术语言形式丰富而完整,但作品的叙事却是开放式的。每位观者都看到的都是各自感受到的画面,正如每个人的梦境一般。 皮尔斯的作品不断在世界各地重要的机构展出,包括慕尼黑现代美术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波恩美术馆、博特罗普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阿斯本美术馆、维也纳21 世纪之家、克雷姆斯美术馆、马尔法中国基金会/约翰-张伯伦大楼、北京中国国家美术馆等。他的作品多样而复杂,但仍有一个未定义的叙事贯穿其中。皮尔斯的作品被维也纳阿尔贝蒂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戈茨收藏馆、波恩艺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慕尼黑Lenbachhaus、维也纳现代艺术基金会路德维希博物馆、德国Bottrop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Quadrat 等收藏。 观者在面对他的画作时先是被意想不到的形式和图像所震撼,随即又被眼前所见引入更深的沉思中。而每位观者都有自己对画面独特的诠释。这正是皮尔斯作品的独特之处。他的艺术语言形式丰富而完整,但作品的叙事却是开放式的。每位观者都看到的都是各自感受到的画面,正如每个人的梦境一般。 皮尔斯的作品不断在世界各地重要的机构展出,包括慕尼黑现代美术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波恩美术馆、博特罗普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阿斯本美术馆、维也纳21 世纪之家、克雷姆斯美术馆、马尔法中国基金会/约翰-张伯伦大楼、北京中国国家美术馆等。他的作品多样而复杂,但仍有一个未定义的叙事贯穿其中。皮尔斯的作品被维也纳阿尔贝蒂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戈茨收藏馆、波恩艺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慕尼黑Lenbachhaus、维也纳现代艺术基金会路德维希博物馆、德国Bottrop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Quadrat 等收藏。

     

    观者在面对他的画作时先是被意想不到的形式和图像所震撼,随即又被眼前所见引入更深的沉思中。而每位观者都有自己对画面独特的诠释。这正是皮尔斯作品的独特之处。他的艺术语言形式丰富而完整,但作品的叙事却是开放式的。每位观者都看到的都是各自感受到的画面,正如每个人的梦境一般。

     

    皮尔斯的作品不断在世界各地重要的机构展出包括慕尼黑现代美术馆巴黎毕加索博物馆波恩美术馆博特罗普约瑟夫-阿尔伯斯博物馆第戎Le Consortium、阿斯本美术馆维也纳21 世纪之家克雷姆斯美术馆马尔法中国基金会/约翰-张伯伦大楼北京中国国家美术馆等他的作品多样而复杂但仍有一个未定义的叙事贯穿其中皮尔斯的作品被维也纳阿尔贝蒂纳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慕尼黑戈茨收藏馆波恩艺术博物馆Le Consortium慕尼黑Lenbachhaus维也纳现代艺术基金会路德维希博物馆德国Bottrop约瑟夫-尔伯斯博物馆Quadrat 等收藏

  • 还可售出的部分作品:

    AVAILABLE WORKS:
    • Tobias Pils The Rest, 2021 Oil on canvas 230 x 198 cm / 90.5 x 77.9 inches Framed dimensions: 236 x 204 cm / 198 x 80.3 inches
      Tobias Pils
      The Rest, 2021
      Oil on canvas
      230 x 198 cm / 90.5 x 77.9 inches
      Framed dimensions:
      236 x 204 cm / 198 x 80.3 inches
    • Joe Bradley Osh, 2021 Oil on canvas 181 x 130 cm 71.3 x 50.2 inches
      Joe Bradley
      Osh, 2021
      Oil on canvas
      181 x 130 cm
      71.3 x 50.2 inches
    • Tobias Pils The Arrival, 2021 Oil on canvas 130 x 90 cm / 51.2 x 35.4 inches Framed dimensions: 136 x 96 cm / 53.54 x 37.8 inches
      Tobias Pils
      The Arrival, 2021
      Oil on canvas
      130 x 90 cm / 51.2 x 35.4 inches
      Framed dimensions:
      136 x 96 cm / 53.54 x 37.8 inches
    • Tobias Pils The discussion, 2021 Oil on canvas 236 x 198 cm / 92.9 x 77.9 inches Framed dimensions: 242 x 204 cm / 95.3 x 30.7 inches
      Tobias Pils
      The discussion, 2021
      Oil on canvas
      236 x 198 cm / 92.9 x 77.9 inches
      Framed dimensions:
      242 x 204 cm / 95.3 x 30.7 inches
  •  

    联系我们

     

    Capitain Petzel 

    Karl-Marx-Allee 45 

    D-10178 Berlin 

    卡比坦•派策 画廊 

    卡尔-马克思-大道 45号 

    10178 德国柏林

    T: +49 30 240 88 130

     

    尹萌 博士

    东亚地区项目

    E: msy@capitainpetzel.de

     

    开放时间

    每周二至周六

    11点至1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