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布莱克纳 | Ross Bleckner

  • 蜕变、消逝、爱与放手

    罗斯-布莱克纳 | Ross Bleckner

     
  • 他的画作是对蜕变、消逝和记忆的探索,是一种对肉体、健康和疾病的冥想,也是对死亡的悼念。'一直认为肉体是如此的完美, 直到它变得孱弱破败。仅仅就是这么一层薄薄的膜将我们与灾难隔离开来。' 死亡是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从生到死会经历无数次的蜕变。死亡是一种形式上的消逝,记忆是对这种消逝的悼念,而悼念使生死的循环成为永恒。 他的画作是对蜕变、消逝和记忆的探索,是一种对肉体、健康和疾病的冥想,也是对死亡的悼念。'一直认为肉体是如此的完美, 直到它变得孱弱破败。仅仅就是这么一层薄薄的膜将我们与灾难隔离开来。' 死亡是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从生到死会经历无数次的蜕变。死亡是一种形式上的消逝,记忆是对这种消逝的悼念,而悼念使生死的循环成为永恒。 他的画作是对蜕变、消逝和记忆的探索,是一种对肉体、健康和疾病的冥想,也是对死亡的悼念。'一直认为肉体是如此的完美, 直到它变得孱弱破败。仅仅就是这么一层薄薄的膜将我们与灾难隔离开来。' 死亡是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从生到死会经历无数次的蜕变。死亡是一种形式上的消逝,记忆是对这种消逝的悼念,而悼念使生死的循环成为永恒。 他的画作是对蜕变、消逝和记忆的探索,是一种对肉体、健康和疾病的冥想,也是对死亡的悼念。'一直认为肉体是如此的完美, 直到它变得孱弱破败。仅仅就是这么一层薄薄的膜将我们与灾难隔离开来。' 死亡是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从生到死会经历无数次的蜕变。死亡是一种形式上的消逝,记忆是对这种消逝的悼念,而悼念使生死的循环成为永恒。

    他的画作是对蜕变、消逝和记忆的探索,是一种对肉体、健康和疾病的冥想,也是对死亡的悼念。"一直认为肉体是如此的完美, 直到它变得孱弱破败。仅仅就是这么一层薄薄的膜将我们与灾难隔离开来。" 

    死亡是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从生到死会经历无数次的蜕变。死亡是一种形式上的消逝,记忆是对这种消逝的悼念,而悼念使生死的循环成为永恒。

     

  • 布莱克纳的画作不仅有深层次的哲学思考,同时也给观者带来身临其境 的真实感。无论是他的条纹或点彩风格的纯抽象作品,还是对鸟类、花朵亦或是大脑细胞的描绘,都能带来强烈的催眠和眩晕效果。这种眩晕的催眠效果来自于他的构图,线条,色彩,更多的是来自于他的笔触效果。他的画作大多是篇幅巨大的作品。画面的张力和流动感即使是在屏幕前观看也能被深深触动。原作的震撼效果则更加的明显。

     

  • 在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危机期间,罗斯·布莱克纳成为纽约的一个突 出的艺术声音。在他艺术家的身份之外,他还从事大量的慈善工作。 他还是美国艾滋病社区研究计划(ACRIA)的董事会成员,该组织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区艾滋病研究与治疗的教育中心。除此之外他还从事教育工作,并在纽约大学文化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艺术系担任特聘教授及研究生导师。2009年5月,布莱克纳被联合国授予亲善大使的称号。他是获得这一称谓的第一位优秀艺术家。那年他又前往乌干达古卢与前儿童兵和被绑架者合作创作艺术。孩子们和他一起创作了肖像画,并以联合国的名义出售,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协助联合国阻止在乌干达贩运人口的活动。 在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危机期间,罗斯·布莱克纳成为纽约的一个突 出的艺术声音。在他艺术家的身份之外,他还从事大量的慈善工作。 他还是美国艾滋病社区研究计划(ACRIA)的董事会成员,该组织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区艾滋病研究与治疗的教育中心。除此之外他还从事教育工作,并在纽约大学文化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艺术系担任特聘教授及研究生导师。2009年5月,布莱克纳被联合国授予亲善大使的称号。他是获得这一称谓的第一位优秀艺术家。那年他又前往乌干达古卢与前儿童兵和被绑架者合作创作艺术。孩子们和他一起创作了肖像画,并以联合国的名义出售,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协助联合国阻止在乌干达贩运人口的活动。 在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危机期间,罗斯·布莱克纳成为纽约的一个突 出的艺术声音。在他艺术家的身份之外,他还从事大量的慈善工作。 他还是美国艾滋病社区研究计划(ACRIA)的董事会成员,该组织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区艾滋病研究与治疗的教育中心。除此之外他还从事教育工作,并在纽约大学文化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艺术系担任特聘教授及研究生导师。2009年5月,布莱克纳被联合国授予亲善大使的称号。他是获得这一称谓的第一位优秀艺术家。那年他又前往乌干达古卢与前儿童兵和被绑架者合作创作艺术。孩子们和他一起创作了肖像画,并以联合国的名义出售,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协助联合国阻止在乌干达贩运人口的活动。 在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危机期间,罗斯·布莱克纳成为纽约的一个突 出的艺术声音。在他艺术家的身份之外,他还从事大量的慈善工作。 他还是美国艾滋病社区研究计划(ACRIA)的董事会成员,该组织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区艾滋病研究与治疗的教育中心。除此之外他还从事教育工作,并在纽约大学文化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艺术系担任特聘教授及研究生导师。2009年5月,布莱克纳被联合国授予亲善大使的称号。他是获得这一称谓的第一位优秀艺术家。那年他又前往乌干达古卢与前儿童兵和被绑架者合作创作艺术。孩子们和他一起创作了肖像画,并以联合国的名义出售,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协助联合国阻止在乌干达贩运人口的活动。 在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危机期间,罗斯·布莱克纳成为纽约的一个突 出的艺术声音。在他艺术家的身份之外,他还从事大量的慈善工作。 他还是美国艾滋病社区研究计划(ACRIA)的董事会成员,该组织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区艾滋病研究与治疗的教育中心。除此之外他还从事教育工作,并在纽约大学文化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艺术系担任特聘教授及研究生导师。2009年5月,布莱克纳被联合国授予亲善大使的称号。他是获得这一称谓的第一位优秀艺术家。那年他又前往乌干达古卢与前儿童兵和被绑架者合作创作艺术。孩子们和他一起创作了肖像画,并以联合国的名义出售,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协助联合国阻止在乌干达贩运人口的活动。 在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危机期间,罗斯·布莱克纳成为纽约的一个突 出的艺术声音。在他艺术家的身份之外,他还从事大量的慈善工作。 他还是美国艾滋病社区研究计划(ACRIA)的董事会成员,该组织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区艾滋病研究与治疗的教育中心。除此之外他还从事教育工作,并在纽约大学文化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艺术系担任特聘教授及研究生导师。2009年5月,布莱克纳被联合国授予亲善大使的称号。他是获得这一称谓的第一位优秀艺术家。那年他又前往乌干达古卢与前儿童兵和被绑架者合作创作艺术。孩子们和他一起创作了肖像画,并以联合国的名义出售,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协助联合国阻止在乌干达贩运人口的活动。 在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危机期间,罗斯·布莱克纳成为纽约的一个突 出的艺术声音。在他艺术家的身份之外,他还从事大量的慈善工作。 他还是美国艾滋病社区研究计划(ACRIA)的董事会成员,该组织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区艾滋病研究与治疗的教育中心。除此之外他还从事教育工作,并在纽约大学文化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艺术系担任特聘教授及研究生导师。2009年5月,布莱克纳被联合国授予亲善大使的称号。他是获得这一称谓的第一位优秀艺术家。那年他又前往乌干达古卢与前儿童兵和被绑架者合作创作艺术。孩子们和他一起创作了肖像画,并以联合国的名义出售,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协助联合国阻止在乌干达贩运人口的活动。

    在20世纪80年代的艾滋病危机期间,罗斯·布莱克纳成为纽约的一个突 出的艺术声音。在他艺术家的身份之外他还从事大量的慈善工作。 他还是美国艾滋病社区研究计划(ACRIA)的董事会成员该组织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区艾滋病研究与治疗的教育中心除此之外他还从事教育工作并在纽约大学文化教育与人类发展学院艺术系担任特聘教授及研究生导师。20095布莱克纳被联合国授予亲善大使的称号他是获得这一称谓的第一位优秀艺术家那年他又前往乌干达古卢与前儿童兵和被绑架者合作创作艺术孩子们和他一起创作了肖像画并以联合国的名义出售募集到的资金用于协助联合国阻止在乌干达贩运人口的活动

     

  • 时至今日,他是在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做过职业生涯 中期回顾展的最年轻的艺术家,那时他45岁。近年他分别在法国第戎的Le Consortium(2022)和纽伦堡新博物馆(2019)举办的个展。之前他曾在 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柏林马丁-格罗皮乌斯博物馆、马德里索菲亚美术馆、洛杉矶博物馆、卢塞恩艺术博物馆和伯尔尼保罗-克利中心等世界著名美术馆举办展览。他的作品可以在重要的美术馆收藏中找到,比如纽 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

     

  • 还可售出的作品有:

    AVAILABLE WORKS:
    • Ross Bleckner Burn Painting (Incorrect Astronomy), 2020 Oil on linen 243.8 x 182.9 cm 96 x 72 in
      Ross Bleckner
      Burn Painting (Incorrect Astronomy), 2020
      Oil on linen
      243.8 x 182.9 cm
      96 x 72 in
    • Ross Bleckner Burn Painting (Rooms Combined to Cheer), 2020 Oil on linen 243.8 x 182.9 cm 96 x 72 in
      Ross Bleckner
      Burn Painting (Rooms Combined to Cheer), 2020
      Oil on linen
      243.8 x 182.9 cm
      96 x 72 in
    • Ross Bleckner Enhancers, 2000 Oil on linen 182.9 x 213.4 cm 72 x 84 inches
      Ross Bleckner
      Enhancers, 2000
      Oil on linen
      182.9 x 213.4 cm
      72 x 84 inches
    • Ross Bleckner Selective Behavior, 1999 Oil on linen 213.4 x 152.4 cm 84 x 60 inches
      Ross Bleckner
      Selective Behavior, 1999
      Oil on linen
      213.4 x 152.4 cm
      84 x 60 inches
    • Ross Bleckner Outside His Window, 2020 Oil on linen 198.1 x 167.6 cm 78 x 66 in
      Ross Bleckner
      Outside His Window, 2020
      Oil on linen
      198.1 x 167.6 cm
      78 x 66 in
    • Ross Bleckner Love and Letting Go, 2020 Oil on linen 198.1 x 167.6 cm 78 x 66 inches
      Ross Bleckner
      Love and Letting Go, 2020
      Oil on linen
      198.1 x 167.6 cm
      78 x 66 inches
    • Ross Bleckner Untitled, 2020 Oil on linen 76.5 x 76.5 cm 30 x 30 inches
      Ross Bleckner
      Untitled, 2020
      Oil on linen
      76.5 x 76.5 cm
      30 x 30 inches
    • Ross Bleckner Untitled, 2020 Oil on linen 76.5 x 76.5 cm 30 x 30 inches
      Ross Bleckner
      Untitled, 2020
      Oil on linen
      76.5 x 76.5 cm
      30 x 30 inches
    • Ross Bleckner After/All/These/Years, 2020 Oil on linen Four parts, each part: 243.8 x 182.9 cm 96 x 72 inches
      Ross Bleckner
      After/All/These/Years, 2020
      Oil on linen
      Four parts, each part:
      243.8 x 182.9 cm
      96 x 72 inches
    • Ross Bleckner Ram Dass, 2020 Oil on linen 243.8 x 243.8 cm 96 x 96 inches
      Ross Bleckner
      Ram Dass, 2020
      Oil on linen
      243.8 x 243.8 cm
      96 x 96 inches
  •  

     

     

    联系我们

     

    Capitain Petzel 

    Karl-Marx-Allee 45 

    D-10178 Berlin 

    卡比坦•派策 画廊 

    卡尔-马克思-大道 45号 

    10178 德国柏林

    T: +49 30 240 88 130

    E: ad@capitainpetzel.de

     

    开放时间

    每周二至周六

    11点至1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