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亚-拉斯尼格 | Maria Lassnig : “体感绘画”(KÖRPERGEFÜHLSMALEREI)

  • “体感绘画”

    玛丽亚-拉斯尼格 | MARIA LASSNIG
  •  

    生于1919年逝于2014年的奥地利艺术家玛丽亚-拉斯尼格是国际公认的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画家之一。她将身体的主观感受视觉化地表现出来,并创造出了一个艺术概念:Körpergefühlsmalerei,中文意为“体感绘画”。拉斯尼格完全凭借直觉,依靠内心的感受进行创作。她说:“唯一真正的现实是我从我身体里生发出来的感觉”。而她富有表现力的自画像充分展现了她的这一理念。在扭曲的造型中蕴含着一股明显的张力把内心感受和外部的世界平衡起来,多一分则太多,少一分则太少。此外,作为人类的起源和繁衍之初始的亚当和夏娃也是拉斯尼格探索的题材。对形体的夸张扭曲以及对色彩的大胆运用是该艺术家标志性的特征。

     

  • 拉斯尼格艺术生涯的初期是从事抽象艺术创作的。随着艺术实践的深入,她受到当时超现实主义和立体主义等新型艺术思想的影响,作品风格也开始朝着具象化发展,并最终结合其初始的抽象视角,不断重塑,形成了她成熟时期的标志性风格:将身体的感受转化为极具感染力且张弛有度的视觉语言。通过这一艺术风格她创作了很多触及到深层次的如死亡、政治冲突、技术革新和家庭关系等存在哲学方面的作品。 拉斯尼格艺术生涯的初期是从事抽象艺术创作的。随着艺术实践的深入,她受到当时超现实主义和立体主义等新型艺术思想的影响,作品风格也开始朝着具象化发展,并最终结合其初始的抽象视角,不断重塑,形成了她成熟时期的标志性风格:将身体的感受转化为极具感染力且张弛有度的视觉语言。通过这一艺术风格她创作了很多触及到深层次的如死亡、政治冲突、技术革新和家庭关系等存在哲学方面的作品。 拉斯尼格艺术生涯的初期是从事抽象艺术创作的。随着艺术实践的深入,她受到当时超现实主义和立体主义等新型艺术思想的影响,作品风格也开始朝着具象化发展,并最终结合其初始的抽象视角,不断重塑,形成了她成熟时期的标志性风格:将身体的感受转化为极具感染力且张弛有度的视觉语言。通过这一艺术风格她创作了很多触及到深层次的如死亡、政治冲突、技术革新和家庭关系等存在哲学方面的作品。 拉斯尼格艺术生涯的初期是从事抽象艺术创作的。随着艺术实践的深入,她受到当时超现实主义和立体主义等新型艺术思想的影响,作品风格也开始朝着具象化发展,并最终结合其初始的抽象视角,不断重塑,形成了她成熟时期的标志性风格:将身体的感受转化为极具感染力且张弛有度的视觉语言。通过这一艺术风格她创作了很多触及到深层次的如死亡、政治冲突、技术革新和家庭关系等存在哲学方面的作品。 拉斯尼格艺术生涯的初期是从事抽象艺术创作的。随着艺术实践的深入,她受到当时超现实主义和立体主义等新型艺术思想的影响,作品风格也开始朝着具象化发展,并最终结合其初始的抽象视角,不断重塑,形成了她成熟时期的标志性风格:将身体的感受转化为极具感染力且张弛有度的视觉语言。通过这一艺术风格她创作了很多触及到深层次的如死亡、政治冲突、技术革新和家庭关系等存在哲学方面的作品。

     

     

    拉斯尼格艺术生涯的初期是从事抽象艺术创作的。随着艺术实践的深入,她受到当时超现实主义和立体主义等新型艺术思想的影响,作品风格也开始朝着具象化发展,并最终结合其初始的抽象视角,不断重塑,形成了她成熟时期的标志性风格:将身体的感受转化为极具感染力且张弛有度的视觉语言。通过这一艺术风格她创作了很多触及到深层次的如死亡、政治冲突、技术革新和家庭关系等存在哲学方面的作品。

     

  • 在20世纪中后期更广义的政治背景下,拉斯尼格的艺术是革命性的。她是男性主导的艺术世界中女性解放的先驱。当时在维也纳美术学院担任教授的她也是德语世界的第一位女性绘画教授。她眼光独到、感知敏锐、善于发现艺术的发展风向。在电影和录像还未跟艺术紧密结合的时代,她就敏感地预知到了未来艺术的新媒介,并大胆尝试。很快她与其他从事电影工作的女性艺术家一起成立了女权主义先锋团体 '妇女/艺术家/电影制片人公司'。拉斯尼格的作品毫不刻意,轻松且深刻,其中不经意流露出的诚实和睿智以及超凡的远见都极大地影响了后世的艺术家。 拉斯尼格在国际著名艺术机构举办过无数的回顾展,其中包括维也纳阿尔贝蒂纳博物馆(2019)、慕尼黑伦巴赫现代艺术博物馆(2019)、阿姆斯特丹现当代美术馆(2019)、巴塞尔艺术博物馆(2018)、泰特美术馆利物浦(2016)、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2014)、汉堡Deichtorhallen(2013)、比利时德勒Dhondt-Dhaenens博物馆(2013)、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2009)以及法兰克福Städelmuseum(2004)等等。拉斯尼格在1980年代表奥地利参加了第39届威尼斯双年展。 在20世纪中后期更广义的政治背景下,拉斯尼格的艺术是革命性的。她是男性主导的艺术世界中女性解放的先驱。当时在维也纳美术学院担任教授的她也是德语世界的第一位女性绘画教授。她眼光独到、感知敏锐、善于发现艺术的发展风向。在电影和录像还未跟艺术紧密结合的时代,她就敏感地预知到了未来艺术的新媒介,并大胆尝试。很快她与其他从事电影工作的女性艺术家一起成立了女权主义先锋团体 '妇女/艺术家/电影制片人公司'。拉斯尼格的作品毫不刻意,轻松且深刻,其中不经意流露出的诚实和睿智以及超凡的远见都极大地影响了后世的艺术家。 拉斯尼格在国际著名艺术机构举办过无数的回顾展,其中包括维也纳阿尔贝蒂纳博物馆(2019)、慕尼黑伦巴赫现代艺术博物馆(2019)、阿姆斯特丹现当代美术馆(2019)、巴塞尔艺术博物馆(2018)、泰特美术馆利物浦(2016)、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2014)、汉堡Deichtorhallen(2013)、比利时德勒Dhondt-Dhaenens博物馆(2013)、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2009)以及法兰克福Städelmuseum(2004)等等。拉斯尼格在1980年代表奥地利参加了第39届威尼斯双年展。 在20世纪中后期更广义的政治背景下,拉斯尼格的艺术是革命性的。她是男性主导的艺术世界中女性解放的先驱。当时在维也纳美术学院担任教授的她也是德语世界的第一位女性绘画教授。她眼光独到、感知敏锐、善于发现艺术的发展风向。在电影和录像还未跟艺术紧密结合的时代,她就敏感地预知到了未来艺术的新媒介,并大胆尝试。很快她与其他从事电影工作的女性艺术家一起成立了女权主义先锋团体 '妇女/艺术家/电影制片人公司'。拉斯尼格的作品毫不刻意,轻松且深刻,其中不经意流露出的诚实和睿智以及超凡的远见都极大地影响了后世的艺术家。 拉斯尼格在国际著名艺术机构举办过无数的回顾展,其中包括维也纳阿尔贝蒂纳博物馆(2019)、慕尼黑伦巴赫现代艺术博物馆(2019)、阿姆斯特丹现当代美术馆(2019)、巴塞尔艺术博物馆(2018)、泰特美术馆利物浦(2016)、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2014)、汉堡Deichtorhallen(2013)、比利时德勒Dhondt-Dhaenens博物馆(2013)、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2009)以及法兰克福Städelmuseum(2004)等等。拉斯尼格在1980年代表奥地利参加了第39届威尼斯双年展。 在20世纪中后期更广义的政治背景下,拉斯尼格的艺术是革命性的。她是男性主导的艺术世界中女性解放的先驱。当时在维也纳美术学院担任教授的她也是德语世界的第一位女性绘画教授。她眼光独到、感知敏锐、善于发现艺术的发展风向。在电影和录像还未跟艺术紧密结合的时代,她就敏感地预知到了未来艺术的新媒介,并大胆尝试。很快她与其他从事电影工作的女性艺术家一起成立了女权主义先锋团体 '妇女/艺术家/电影制片人公司'。拉斯尼格的作品毫不刻意,轻松且深刻,其中不经意流露出的诚实和睿智以及超凡的远见都极大地影响了后世的艺术家。 拉斯尼格在国际著名艺术机构举办过无数的回顾展,其中包括维也纳阿尔贝蒂纳博物馆(2019)、慕尼黑伦巴赫现代艺术博物馆(2019)、阿姆斯特丹现当代美术馆(2019)、巴塞尔艺术博物馆(2018)、泰特美术馆利物浦(2016)、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2014)、汉堡Deichtorhallen(2013)、比利时德勒Dhondt-Dhaenens博物馆(2013)、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2009)以及法兰克福Städelmuseum(2004)等等。拉斯尼格在1980年代表奥地利参加了第39届威尼斯双年展。 在20世纪中后期更广义的政治背景下,拉斯尼格的艺术是革命性的。她是男性主导的艺术世界中女性解放的先驱。当时在维也纳美术学院担任教授的她也是德语世界的第一位女性绘画教授。她眼光独到、感知敏锐、善于发现艺术的发展风向。在电影和录像还未跟艺术紧密结合的时代,她就敏感地预知到了未来艺术的新媒介,并大胆尝试。很快她与其他从事电影工作的女性艺术家一起成立了女权主义先锋团体 '妇女/艺术家/电影制片人公司'。拉斯尼格的作品毫不刻意,轻松且深刻,其中不经意流露出的诚实和睿智以及超凡的远见都极大地影响了后世的艺术家。 拉斯尼格在国际著名艺术机构举办过无数的回顾展,其中包括维也纳阿尔贝蒂纳博物馆(2019)、慕尼黑伦巴赫现代艺术博物馆(2019)、阿姆斯特丹现当代美术馆(2019)、巴塞尔艺术博物馆(2018)、泰特美术馆利物浦(2016)、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2014)、汉堡Deichtorhallen(2013)、比利时德勒Dhondt-Dhaenens博物馆(2013)、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2009)以及法兰克福Städelmuseum(2004)等等。拉斯尼格在1980年代表奥地利参加了第39届威尼斯双年展。 在20世纪中后期更广义的政治背景下,拉斯尼格的艺术是革命性的。她是男性主导的艺术世界中女性解放的先驱。当时在维也纳美术学院担任教授的她也是德语世界的第一位女性绘画教授。她眼光独到、感知敏锐、善于发现艺术的发展风向。在电影和录像还未跟艺术紧密结合的时代,她就敏感地预知到了未来艺术的新媒介,并大胆尝试。很快她与其他从事电影工作的女性艺术家一起成立了女权主义先锋团体 '妇女/艺术家/电影制片人公司'。拉斯尼格的作品毫不刻意,轻松且深刻,其中不经意流露出的诚实和睿智以及超凡的远见都极大地影响了后世的艺术家。 拉斯尼格在国际著名艺术机构举办过无数的回顾展,其中包括维也纳阿尔贝蒂纳博物馆(2019)、慕尼黑伦巴赫现代艺术博物馆(2019)、阿姆斯特丹现当代美术馆(2019)、巴塞尔艺术博物馆(2018)、泰特美术馆利物浦(2016)、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2014)、汉堡Deichtorhallen(2013)、比利时德勒Dhondt-Dhaenens博物馆(2013)、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2009)以及法兰克福Städelmuseum(2004)等等。拉斯尼格在1980年代表奥地利参加了第39届威尼斯双年展。

    在20世纪中后期更广义的政治背景下,拉斯尼格的艺术是革命性的。她是男性主导的艺术世界中女性解放的先驱。当时在维也纳美术学院担任教授的她也是德语世界的第一位女性绘画教授。她眼光独到、感知敏锐、善于发现艺术的发展风向。在电影和录像还未跟艺术紧密结合的时代,她就敏感地预知到了未来艺术的新媒介,并大胆尝试。很快她与其他从事电影工作的女性艺术家一起成立了女权主义先锋团体 "妇女/艺术家/电影制片人公司"。拉斯尼格的作品毫不刻意,轻松且深刻,其中不经意流露出的诚实和睿智以及超凡的远见都极大地影响了后世的艺术家。

     

    拉斯尼格在国际著名艺术机构举办过无数的回顾展,其中包括维也纳阿尔贝蒂纳博物馆(2019)、慕尼黑伦巴赫现代艺术博物馆(2019)、阿姆斯特丹现当代美术馆(2019)、巴塞尔艺术博物馆(2018)、泰特美术馆利物浦(2016)、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2014)、汉堡Deichtorhallen(2013)、比利时德勒Dhondt-Dhaenens博物馆(2013)、科隆路德维希博物馆(2009)以及法兰克福Städelmuseum(2004)等等。拉斯尼格在1980年代表奥地利参加了第39届威尼斯双年展。

     

     

     

  • 她的作品为她的艺术生涯赢得了许多荣誉,这包括大奥地利国家奖、苏黎世Roswitha Haftmann奖、德国锡根鲁本斯奖、法兰克福马克斯-贝克曼奖以及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终身成就金狮奖。

     

  • 部分可售出的作品:

    AVAILABLE WORKS:
    • Maria Lassnig Nereide, 1990 Oil on canvas 124.7 x 100 cm / 49.1 x 39.4 inches
      Maria Lassnig
      Nereide, 1990
      Oil on canvas
      124.7 x 100 cm / 49.1 x 39.4 inches


  •  

    联系我们

     

    Capitain Petzel 

    Karl-Marx-Allee 45 

    D-10178 Berlin 

    卡比坦•派策 画廊 

    卡尔-马克思-大道 45号 

    10178 德国柏林

    T: +49 30 240 88 130

    E: ad@capitainpetzel.de

     

    开放时间

    每周二至周六

    11点至1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