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恩-兰德斯 | Sean Landers: 置换游戏

  • 置换游戏

    肖恩-兰德斯 | Sean Landers
  •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肖恩-兰德斯1962年生于马萨诸塞州的帕尔默,现居纽约。他是一位画家、多媒体艺术家。他作品涵盖的主题非常广泛,其中大部分题材来源于他本人的个人经历。意识流的文字表达与其作品中反复出现的具象主题相互交织,共同触及了“存在”这一哲学宏观主题以及关于对当代社会和人性的思考。兰德斯的作品以一种幽默和忏悔的方式将意识流的思想可视化。在他的作品中现实和想象以及真实和虚幻之间的界限被极度模糊,从而使观众的感受仿佛游离于不同的时空。
  • 例如在《Longhi女孩》中,兰德斯进行了特有的复杂引用。画面在深邃的黑色背景前以皮埃特罗-隆吉(Pietro Longhi)和雷内-马格里特(René Magritte)的风格为基础,把人们逻辑思维中不相关的客体组织到一起。在这个不合乎逻辑的超现实的画面中,美丽优雅的女孩穿着珍珠华服安静地坐着,她的脸庞变成了宇宙的黑洞。在这黑洞里却住着一只还没有生存能力的幼鸟。它正在用忘却整个世界的眼神盯着母鸟带来的食物。一切是那么庞大,却又那么弱小。这给观者造成了一种即虚幻,同时又触手可及的失重感。画中姑娘那双住着灵魂,且布满血丝的眼睛略带惊慌和疲惫地看向右边。虽然没有任何情节,但它们却讲述着引人遐想的故事。画面中各种元素互无关联,自成一个小宇宙,但又神秘而优美地聚合在一起。

     例如在《Longhi女孩》中,兰德斯进行了特有的复杂引用。画面在深邃的黑色背景前以皮埃特罗-隆吉(Pietro Longhi)和雷内-马格里特(René Magritte)的风格为基础,把人们逻辑思维中不相关的客体组织到一起。在这个不合乎逻辑的超现实的画面中,美丽优雅的女孩穿着珍珠华服安静地坐着,她的脸庞变成了宇宙的黑洞。在这黑洞里却住着一只还没有生存能力的幼鸟。它正在用忘却整个世界的眼神盯着母鸟带来的食物。一切是那么庞大,却又那么弱小。这给观者造成了一种即虚幻,同时又触手可及的失重感。画中姑娘那双住着灵魂,且布满血丝的眼睛略带惊慌和疲惫地看向右边。虽然没有任何情节,但它们却讲述着引人遐想的故事。画面中各种元素互无关联,自成一个小宇宙,但又神秘而优美地聚合在一起。

  • 兰德斯的动物作品造型写实,但却刻意模仿了木雕的效果,而唯有动物的眼睛里可以透露出灵魂的所在。这种介乎真实与假象之间的游戏是兰德斯的艺术特点。观众在第一眼看时仅注意到动物皮毛的材质置换。第二眼再看才觉察到,兰德斯也置换了动物的生存空间。比如狮子跟森林和冬雪是没有交集的。而在兰德斯的画面中,这种超现实的组合似乎也没有任何违和感。当人们用逻辑思维再次观看时会分析出,这是不合逻辑的。而逻辑只是我们惯有思维总结出来的规律。艺术家正是想要打破这种规律和思维的表达定式。 2020年较近的作品中,兰德斯不仅写实地再现了狮子的眼睛,而且更将这种写实的手法扩展到狮子的鼻子和嘴巴的部位,从而使动物的面部更加具有真实感。然而,在动物的身体其余的部分他着意突显了木质的雕刻感,甚至刻意加强对木头纹理的表现,以强调真实和假象的对比关系。然而木质的视觉效果并未使狮子显得生硬冰冷,反倒是狮子的形象赋予了木质形态有生命活力的体温。 兰德斯的动物作品造型写实,但却刻意模仿了木雕的效果,而唯有动物的眼睛里可以透露出灵魂的所在。这种介乎真实与假象之间的游戏是兰德斯的艺术特点。观众在第一眼看时仅注意到动物皮毛的材质置换。第二眼再看才觉察到,兰德斯也置换了动物的生存空间。比如狮子跟森林和冬雪是没有交集的。而在兰德斯的画面中,这种超现实的组合似乎也没有任何违和感。当人们用逻辑思维再次观看时会分析出,这是不合逻辑的。而逻辑只是我们惯有思维总结出来的规律。艺术家正是想要打破这种规律和思维的表达定式。 2020年较近的作品中,兰德斯不仅写实地再现了狮子的眼睛,而且更将这种写实的手法扩展到狮子的鼻子和嘴巴的部位,从而使动物的面部更加具有真实感。然而,在动物的身体其余的部分他着意突显了木质的雕刻感,甚至刻意加强对木头纹理的表现,以强调真实和假象的对比关系。然而木质的视觉效果并未使狮子显得生硬冰冷,反倒是狮子的形象赋予了木质形态有生命活力的体温。 兰德斯的动物作品造型写实,但却刻意模仿了木雕的效果,而唯有动物的眼睛里可以透露出灵魂的所在。这种介乎真实与假象之间的游戏是兰德斯的艺术特点。观众在第一眼看时仅注意到动物皮毛的材质置换。第二眼再看才觉察到,兰德斯也置换了动物的生存空间。比如狮子跟森林和冬雪是没有交集的。而在兰德斯的画面中,这种超现实的组合似乎也没有任何违和感。当人们用逻辑思维再次观看时会分析出,这是不合逻辑的。而逻辑只是我们惯有思维总结出来的规律。艺术家正是想要打破这种规律和思维的表达定式。 2020年较近的作品中,兰德斯不仅写实地再现了狮子的眼睛,而且更将这种写实的手法扩展到狮子的鼻子和嘴巴的部位,从而使动物的面部更加具有真实感。然而,在动物的身体其余的部分他着意突显了木质的雕刻感,甚至刻意加强对木头纹理的表现,以强调真实和假象的对比关系。然而木质的视觉效果并未使狮子显得生硬冰冷,反倒是狮子的形象赋予了木质形态有生命活力的体温。

     

    兰德斯的动物作品造型写实,但却刻意模仿了木雕的效果,而唯有动物的眼睛里可以透露出灵魂的所在。这种介乎真实与假象之间的游戏是兰德斯的艺术特点。观众在第一眼看时仅注意到动物皮毛的材质置换。第二眼再看才觉察到,兰德斯也置换了动物的生存空间。比如狮子跟森林和冬雪是没有交集的。而在兰德斯的画面中,这种超现实的组合似乎也没有任何违和感。当人们用逻辑思维再次观看时会分析出,这是不合逻辑的。而逻辑只是我们惯有思维总结出来的规律。艺术家正是想要打破这种规律和思维的表达定式。

    2020年较近的作品中,兰德斯不仅写实地再现了狮子的眼睛,而且更将这种写实的手法扩展到狮子的鼻子和嘴巴的部位,从而使动物的面部更加具有真实感。然而,在动物的身体其余的部分他着意突显了木质的雕刻感,甚至刻意加强对木头纹理的表现,以强调真实和假象的对比关系。然而木质的视觉效果并未使狮子显得生硬冰冷,反倒是狮子的形象赋予了木质形态有生命活力的体温。 

     

     

  •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艺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术家的早期作品起源于他的写作,之后他将其写作内容转化为画面。如此以来文字就变成了图像。这种忏悔式的、自传式的叙事主线始终贯穿着他的创作。他实践并运用了各种主题和方式。兰德斯大量的艺术创作经常参照艺术史上的名作。例如,他的霍加斯系列是基于威廉-霍加斯1732年的画作而创作的。他还特别迷恋马格利特的瓦希时期,这启发了他超现实主义的自发性创作方式。

     

    这些灵感来源使兰德斯结合了他标志性的幽默而凄美的主题,如悲伤的小丑、格子纹路的动物、拟人化的树木等等创作了一系列的 作品。

     

     

  • 三十多年来兰德斯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展出。他近年在法国第戎的 Le Consortium当代艺术中心、纽约的派策画廊、苏黎世美术馆、迈阿密当代艺术学院、布鲁塞尔马格利特博物馆-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纽约新博物馆、法兰克福 Schirn Kunsthalle、伦敦蛇形画廊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做过个展和群展。其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公共机构收藏,其中包括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得梅因艺术中心、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和斯图加特巴登符腾堡州银行博物馆 等。 三十多年来兰德斯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展出。他近年在法国第戎的 Le Consortium当代艺术中心、纽约的派策画廊、苏黎世美术馆、迈阿密当代艺术学院、布鲁塞尔马格利特博物馆-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纽约新博物馆、法兰克福 Schirn Kunsthalle、伦敦蛇形画廊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做过个展和群展。其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公共机构收藏,其中包括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得梅因艺术中心、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和斯图加特巴登符腾堡州银行博物馆 等。 三十多年来兰德斯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展出。他近年在法国第戎的 Le Consortium当代艺术中心、纽约的派策画廊、苏黎世美术馆、迈阿密当代艺术学院、布鲁塞尔马格利特博物馆-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纽约新博物馆、法兰克福 Schirn Kunsthalle、伦敦蛇形画廊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做过个展和群展。其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公共机构收藏,其中包括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得梅因艺术中心、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和斯图加特巴登符腾堡州银行博物馆 等。 三十多年来兰德斯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展出。他近年在法国第戎的 Le Consortium当代艺术中心、纽约的派策画廊、苏黎世美术馆、迈阿密当代艺术学院、布鲁塞尔马格利特博物馆-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纽约新博物馆、法兰克福 Schirn Kunsthalle、伦敦蛇形画廊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做过个展和群展。其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公共机构收藏,其中包括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得梅因艺术中心、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和斯图加特巴登符腾堡州银行博物馆 等。 三十多年来兰德斯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展出。他近年在法国第戎的 Le Consortium当代艺术中心、纽约的派策画廊、苏黎世美术馆、迈阿密当代艺术学院、布鲁塞尔马格利特博物馆-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纽约新博物馆、法兰克福 Schirn Kunsthalle、伦敦蛇形画廊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做过个展和群展。其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公共机构收藏,其中包括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得梅因艺术中心、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和斯图加特巴登符腾堡州银行博物馆 等。 三十多年来兰德斯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展出。他近年在法国第戎的 Le Consortium当代艺术中心、纽约的派策画廊、苏黎世美术馆、迈阿密当代艺术学院、布鲁塞尔马格利特博物馆-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纽约新博物馆、法兰克福 Schirn Kunsthalle、伦敦蛇形画廊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做过个展和群展。其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公共机构收藏,其中包括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得梅因艺术中心、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和斯图加特巴登符腾堡州银行博物馆 等。 三十多年来兰德斯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展出。他近年在法国第戎的 Le Consortium当代艺术中心、纽约的派策画廊、苏黎世美术馆、迈阿密当代艺术学院、布鲁塞尔马格利特博物馆-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纽约新博物馆、法兰克福 Schirn Kunsthalle、伦敦蛇形画廊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做过个展和群展。其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公共机构收藏,其中包括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得梅因艺术中心、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和斯图加特巴登符腾堡州银行博物馆 等。

     

    三十多年来兰德斯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展出。他近年在法国第戎的 Le Consortium当代艺术中心、纽约的派策画廊、苏黎世美术馆、迈阿密当代艺术学院、布鲁塞尔马格利特博物馆-比利时皇家美术博物馆、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德国汉堡Deichtorhallen、纽约新博物馆、法兰克福 Schirn Kunsthalle、伦敦蛇形画廊和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 PS1做过个展和群展。其作品被世界各地的公共机构收藏,其中包括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明尼阿波利斯沃克艺术中心、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得梅因艺术中心、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博物馆和斯图加特巴登符腾堡州银行博物馆 等。

  • 还可售出的部分作品:

    AVAILABLE WORKS:
    • Sean Landers Lion in Winter, 2019 Oil on linen 177.8 x 132.1 cm 70 x 52 inches
      Sean Landers
      Lion in Winter, 2019
      Oil on linen
      177.8 x 132.1 cm
      70 x 52 inches
    • Sean Landers Prong Horn, 2015 Oil on linen 165,1 x 127 cm 65 x 50 inches
      Sean Landers
      Prong Horn, 2015
      Oil on linen
      165,1 x 127 cm
      65 x 50 inches
    • Sean Landers The Only Marks, 2019 Oil on linen 195.6 x 149.9 cm 77 x 59 inches
      Sean Landers
      The Only Marks, 2019
      Oil on linen
      195.6 x 149.9 cm
      77 x 59 inches
    • Sean Landers Blister in the Pun, 2009 Oil on linen 116,8 x 137,2 cm 46 x 54 inches
      Sean Landers
      Blister in the Pun, 2009
      Oil on linen
      116,8 x 137,2 cm
      46 x 54 inches
    • Sean Landers I Am A Painting, 2011 Oil on linen 114,3 x 137,2 cm 45 x 54 inches
      Sean Landers
      I Am A Painting, 2011
      Oil on linen
      114,3 x 137,2 cm
      45 x 54 inches
    • Sean Landers Blame the World, 2008 Oil on linen 137,2 x 203,2 cm 54 x 80 inches
      Sean Landers
      Blame the World, 2008
      Oil on linen
      137,2 x 203,2 cm
      54 x 80 inches
    • Sean Landers Lion in Winter 3, 2020 Gouache and ink on paper 38 x 28.5 cm / 14.96 x 11.22 inches
      Sean Landers
      Lion in Winter 3, 2020
      Gouache and ink on paper
      38 x 28.5 cm / 14.96 x 11.22 inches
    • Sean Landers Panda, 2019 Ink on paper 38.1 x 27.3 cm / 15 x 10.8 inches
      Sean Landers
      Panda, 2019
      Ink on paper
      38.1 x 27.3 cm / 15 x 10.8 inches
    • Sean Landers Dancing with Death, 1995 Single channel video 05:46 min. Edition 4/10, 2 AP
      Sean Landers
      Dancing with Death, 1995
      Single channel video
      05:46 min.
      Edition 4/10, 2 AP
  •  

     

    联系我们

     

    Capitain Petzel 

    Karl-Marx-Allee 45 

    D-10178 Berlin 

    卡比坦•派策 画廊 

    卡尔-马克思-大道 45号 

    10178 德国柏林

    T: +49 30 240 88 130

    E: ad@capitainpetzel.de

     

    开放时间

    每周二至周六

    11点至1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