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莎贝拉-杜克罗 | Isabella Ducrot : 织物、纬线和原始结构

  • 织物、纬线和原始结构

    伊莎贝拉-杜克罗 | Isabella Ducrot
  •  

    伊莎贝拉-杜克罗1931年出生于意大利那不勒斯,现居罗马。

  • 杜克罗以攫取织物工艺为其绘画材料的基础而闻名于世。这位意大利艺术家在60多岁的高龄才开始从事艺术创作。在这之前她游历了亚洲众多国家,收集了大量的古董纺织品。这些古董主要来自土耳其,印度,中国,西藏以及阿富汗。 杜克罗以攫取织物工艺为其绘画材料的基础而闻名于世。这位意大利艺术家在60多岁的高龄才开始从事艺术创作。在这之前她游历了亚洲众多国家,收集了大量的古董纺织品。这些古董主要来自土耳其,印度,中国,西藏以及阿富汗。 杜克罗以攫取织物工艺为其绘画材料的基础而闻名于世。这位意大利艺术家在60多岁的高龄才开始从事艺术创作。在这之前她游历了亚洲众多国家,收集了大量的古董纺织品。这些古董主要来自土耳其,印度,中国,西藏以及阿富汗。 杜克罗以攫取织物工艺为其绘画材料的基础而闻名于世。这位意大利艺术家在60多岁的高龄才开始从事艺术创作。在这之前她游历了亚洲众多国家,收集了大量的古董纺织品。这些古董主要来自土耳其,印度,中国,西藏以及阿富汗。 杜克罗以攫取织物工艺为其绘画材料的基础而闻名于世。这位意大利艺术家在60多岁的高龄才开始从事艺术创作。在这之前她游历了亚洲众多国家,收集了大量的古董纺织品。这些古董主要来自土耳其,印度,中国,西藏以及阿富汗。

     

     

    杜克罗以攫取织物工艺为其绘画材料的基础而闻名于世。这位意大利艺术家在60多岁的高龄才开始从事艺术创作。在这之前她游历了亚洲众多国家,收集了大量的古董纺织品。这些古董主要来自土耳其,印度,中国,西藏以及阿富汗。

  • 杜克罗最初的灵感来自于这些织物上横向的,所谓的纬线。她把它们放在灯光下,轻轻地把它们拉展。无论是亚麻、丝绸、羊毛亦或者是其他材料,织物上的纬线都清晰可见。这让她顿悟到,材料的原始结构是由交叉的线和它们所产生的空间组成的。杜克罗特意将格子布料作为她的艺术标志,非常坚信它们的表现力,并将它们视作一个独立的正式的元素以及目的本身。毫无矫饰的方格图案给了艺术家无限的可能性去延伸她艺术的创作表现力。 杜克罗最初的灵感来自于这些织物上横向的,所谓的纬线。她把它们放在灯光下,轻轻地把它们拉展。无论是亚麻、丝绸、羊毛亦或者是其他材料,织物上的纬线都清晰可见。这让她顿悟到,材料的原始结构是由交叉的线和它们所产生的空间组成的。杜克罗特意将格子布料作为她的艺术标志,非常坚信它们的表现力,并将它们视作一个独立的正式的元素以及目的本身。毫无矫饰的方格图案给了艺术家无限的可能性去延伸她艺术的创作表现力。 杜克罗最初的灵感来自于这些织物上横向的,所谓的纬线。她把它们放在灯光下,轻轻地把它们拉展。无论是亚麻、丝绸、羊毛亦或者是其他材料,织物上的纬线都清晰可见。这让她顿悟到,材料的原始结构是由交叉的线和它们所产生的空间组成的。杜克罗特意将格子布料作为她的艺术标志,非常坚信它们的表现力,并将它们视作一个独立的正式的元素以及目的本身。毫无矫饰的方格图案给了艺术家无限的可能性去延伸她艺术的创作表现力。 杜克罗最初的灵感来自于这些织物上横向的,所谓的纬线。她把它们放在灯光下,轻轻地把它们拉展。无论是亚麻、丝绸、羊毛亦或者是其他材料,织物上的纬线都清晰可见。这让她顿悟到,材料的原始结构是由交叉的线和它们所产生的空间组成的。杜克罗特意将格子布料作为她的艺术标志,非常坚信它们的表现力,并将它们视作一个独立的正式的元素以及目的本身。毫无矫饰的方格图案给了艺术家无限的可能性去延伸她艺术的创作表现力。 杜克罗最初的灵感来自于这些织物上横向的,所谓的纬线。她把它们放在灯光下,轻轻地把它们拉展。无论是亚麻、丝绸、羊毛亦或者是其他材料,织物上的纬线都清晰可见。这让她顿悟到,材料的原始结构是由交叉的线和它们所产生的空间组成的。杜克罗特意将格子布料作为她的艺术标志,非常坚信它们的表现力,并将它们视作一个独立的正式的元素以及目的本身。毫无矫饰的方格图案给了艺术家无限的可能性去延伸她艺术的创作表现力。

     

     

    杜克罗最初的灵感来自于这些织物上横向的,所谓的纬线。她把它们放在灯光下,轻轻地把它们拉展。无论是亚麻、丝绸、羊毛亦或者是其他材料,织物上的纬线都清晰可见。这让她顿悟到,材料的原始结构是由交叉的线和它们所产生的空间组成的。杜克罗特意将格子布料作为她的艺术标志,非常坚信它们的表现力,并将它们视作一个独立的正式的元素以及目的本身。毫无矫饰的方格图案给了艺术家无限的可能性去延伸她艺术的创作表现力。

  • 杜克罗的艺术创作中贯穿了各种形状和形式的不断重复。她认为,这种形式的重复性在西方的视觉艺术上已经失去了美学地位,因为它已然变成了装饰的附属品,尤其是在艺术潮流转向抽象主义之前。因此,艺术家有意打破对应用美术中装饰图案的偏见,并试图让各种图案拥有它们的发言权以及可以成为美学范畴中的一杆标尺。 杜克罗的艺术创作中贯穿了各种形状和形式的不断重复。她认为,这种形式的重复性在西方的视觉艺术上已经失去了美学地位,因为它已然变成了装饰的附属品,尤其是在艺术潮流转向抽象主义之前。因此,艺术家有意打破对应用美术中装饰图案的偏见,并试图让各种图案拥有它们的发言权以及可以成为美学范畴中的一杆标尺。 杜克罗的艺术创作中贯穿了各种形状和形式的不断重复。她认为,这种形式的重复性在西方的视觉艺术上已经失去了美学地位,因为它已然变成了装饰的附属品,尤其是在艺术潮流转向抽象主义之前。因此,艺术家有意打破对应用美术中装饰图案的偏见,并试图让各种图案拥有它们的发言权以及可以成为美学范畴中的一杆标尺。 杜克罗的艺术创作中贯穿了各种形状和形式的不断重复。她认为,这种形式的重复性在西方的视觉艺术上已经失去了美学地位,因为它已然变成了装饰的附属品,尤其是在艺术潮流转向抽象主义之前。因此,艺术家有意打破对应用美术中装饰图案的偏见,并试图让各种图案拥有它们的发言权以及可以成为美学范畴中的一杆标尺。 杜克罗的艺术创作中贯穿了各种形状和形式的不断重复。她认为,这种形式的重复性在西方的视觉艺术上已经失去了美学地位,因为它已然变成了装饰的附属品,尤其是在艺术潮流转向抽象主义之前。因此,艺术家有意打破对应用美术中装饰图案的偏见,并试图让各种图案拥有它们的发言权以及可以成为美学范畴中的一杆标尺。 杜克罗的艺术创作中贯穿了各种形状和形式的不断重复。她认为,这种形式的重复性在西方的视觉艺术上已经失去了美学地位,因为它已然变成了装饰的附属品,尤其是在艺术潮流转向抽象主义之前。因此,艺术家有意打破对应用美术中装饰图案的偏见,并试图让各种图案拥有它们的发言权以及可以成为美学范畴中的一杆标尺。

     

    杜克罗的艺术创作中贯穿了各种形状和形式的不断重复。她认为,这种形式的重复性在西方的视觉艺术上已经失去了美学地位,因为它已然变成了装饰的附属品,尤其是在艺术潮流转向抽象主义之前。因此,艺术家有意打破对应用美术中装饰图案的偏见,并试图让各种图案拥有它们的发言权以及可以成为美学范畴中的一杆标尺。

  • 伊莎贝拉-杜克罗近年的展览包括日内瓦Mezzanin画廊(2020年)、柏林卡比坦派策画廊Capitain Petzel(2019年)、科隆吉思拉卡比坦画廊Gisela Capitain画廊(2019年)、西西里岛巴勒莫的Spazio Parlato(2018年)。2014年她在罗马的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Galleria Nazionale d'Arte Moderna e Contemporanea举办了大型的个展。1993年和2011年她代表意大利在威尼斯双年展上展出了她的作品。

    在做艺术的同时杜克罗也是一名高产的作家。她的代表作有《女人的生活》(2021)、《格子布料》(2019)、《那不勒斯歌曲中的睡眠和梦想》(2012)、《失望的心》(2012)、《宗教思想与电流》(2011)、《初始的结构》(2008)、《白色皮革》(1995)等。

     

  • 还可售出的作品有:

    AVAILABLE WORKS:
    • Isabella Ducrot Bella Terra XI, 2020 Mixed media on paper 26 x 50 cm / 10.2 x 19.7 inches Framed dimensions: 32.5 x 56 cm / 12.8 x 22 inches
      Isabella Ducrot
      Bella Terra XI, 2020
      Mixed media on paper
      26 x 50 cm / 10.2 x 19.7 inches
      Framed dimensions:
      32.5 x 56 cm / 12.8 x 22 inches
    • Isabella Ducrot Big Aura, 2017 Silk and pigments on paper and textile 393 x 477.5 cm 154.7 x 188 inches
      Isabella Ducrot
      Big Aura, 2017
      Silk and pigments on paper and textile
      393 x 477.5 cm
      154.7 x 188 inches
    • Isabella Ducrot Big Aura II, 2017 Textile and pigments on paper and textile 394 x 473 cm 155.1 x 186.2 inches
      Isabella Ducrot
      Big Aura II, 2017
      Textile and pigments on paper and textile
      394 x 473 cm
      155.1 x 186.2 inches
    • Isabella Ducrot Abito, 2016 Mixed media on silk 183 x 147 cm 72.1 x 57.9 inches
      Isabella Ducrot
      Abito, 2016
      Mixed media on silk
      183 x 147 cm
      72.1 x 57.9 inches
  •  

     

    联系我们

     

    Capitain Petzel 

    Karl-Marx-Allee 45 

    D-10178 Berlin 

    卡比坦•派策 画廊 

    卡尔-马克思-大道 45号 

    10178 德国柏林

    T: +49 30 240 88 130

    E: ad@capitainpetzel.de

     

    开放时间

    每周二至周六

    11点至18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