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西尔曼 | AMY SILLMAN: 石头 剪刀 布 | ROCK PAPER SCISSORS

30 October - 23 December 2021
  • 一切都只是玩乐和游戏。胳膊肘放下来。这个或是那个。不去禁锢谁。甲对抗乙。好的,坏的和丑陋的。你赢了几回,也输了几回。石头,剪子,布。 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作品展示了一种对抗- 她在创作中探索并呈现了材料和形式之间的摩擦。它们是一系列的对比,诸如:形状对姿势,优美对丑陋,速写对绘画,圆滑对耿直,染色对天然,立体对平面,可识别对不可解,添加对删除,破坏对恢复等等。用一连串(有点老套的)排比词来描述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以及她在Capitain Petzel《石头剪刀布》的个展中展出的绘画和习作似乎是明智的。其中部分原因是,如将这些作品用描述的长句表达出来总会有欠缺和不准确之处。用这些排比词组至少会给个体观者以更大的阐释和感受的空间。另一方面,这些排比词的运用可能会带来纯粹的真理感 – 即一种基本的洞察力 – 这也是西尔曼画作的魅力所在。面对她的作品我经常会跟一种压倒性的认知对抗:这就是肉体处在世界中的感觉! 生而为人,正是这种感受!它基本上像是一种博弈,是尴尬的、令人沮丧的、困难的,同时又充满了意外的喜悦和转瞬即逝的快乐。 一切都只是玩乐和游戏。胳膊肘放下来。这个或是那个。不去禁锢谁。甲对抗乙。好的,坏的和丑陋的。你赢了几回,也输了几回。石头,剪子,布。 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作品展示了一种对抗- 她在创作中探索并呈现了材料和形式之间的摩擦。它们是一系列的对比,诸如:形状对姿势,优美对丑陋,速写对绘画,圆滑对耿直,染色对天然,立体对平面,可识别对不可解,添加对删除,破坏对恢复等等。用一连串(有点老套的)排比词来描述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以及她在Capitain Petzel《石头剪刀布》的个展中展出的绘画和习作似乎是明智的。其中部分原因是,如将这些作品用描述的长句表达出来总会有欠缺和不准确之处。用这些排比词组至少会给个体观者以更大的阐释和感受的空间。另一方面,这些排比词的运用可能会带来纯粹的真理感 – 即一种基本的洞察力 – 这也是西尔曼画作的魅力所在。面对她的作品我经常会跟一种压倒性的认知对抗:这就是肉体处在世界中的感觉! 生而为人,正是这种感受!它基本上像是一种博弈,是尴尬的、令人沮丧的、困难的,同时又充满了意外的喜悦和转瞬即逝的快乐。 一切都只是玩乐和游戏。胳膊肘放下来。这个或是那个。不去禁锢谁。甲对抗乙。好的,坏的和丑陋的。你赢了几回,也输了几回。石头,剪子,布。 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作品展示了一种对抗- 她在创作中探索并呈现了材料和形式之间的摩擦。它们是一系列的对比,诸如:形状对姿势,优美对丑陋,速写对绘画,圆滑对耿直,染色对天然,立体对平面,可识别对不可解,添加对删除,破坏对恢复等等。用一连串(有点老套的)排比词来描述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以及她在Capitain Petzel《石头剪刀布》的个展中展出的绘画和习作似乎是明智的。其中部分原因是,如将这些作品用描述的长句表达出来总会有欠缺和不准确之处。用这些排比词组至少会给个体观者以更大的阐释和感受的空间。另一方面,这些排比词的运用可能会带来纯粹的真理感 – 即一种基本的洞察力 – 这也是西尔曼画作的魅力所在。面对她的作品我经常会跟一种压倒性的认知对抗:这就是肉体处在世界中的感觉! 生而为人,正是这种感受!它基本上像是一种博弈,是尴尬的、令人沮丧的、困难的,同时又充满了意外的喜悦和转瞬即逝的快乐。 一切都只是玩乐和游戏。胳膊肘放下来。这个或是那个。不去禁锢谁。甲对抗乙。好的,坏的和丑陋的。你赢了几回,也输了几回。石头,剪子,布。 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作品展示了一种对抗- 她在创作中探索并呈现了材料和形式之间的摩擦。它们是一系列的对比,诸如:形状对姿势,优美对丑陋,速写对绘画,圆滑对耿直,染色对天然,立体对平面,可识别对不可解,添加对删除,破坏对恢复等等。用一连串(有点老套的)排比词来描述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以及她在Capitain Petzel《石头剪刀布》的个展中展出的绘画和习作似乎是明智的。其中部分原因是,如将这些作品用描述的长句表达出来总会有欠缺和不准确之处。用这些排比词组至少会给个体观者以更大的阐释和感受的空间。另一方面,这些排比词的运用可能会带来纯粹的真理感 – 即一种基本的洞察力 – 这也是西尔曼画作的魅力所在。面对她的作品我经常会跟一种压倒性的认知对抗:这就是肉体处在世界中的感觉! 生而为人,正是这种感受!它基本上像是一种博弈,是尴尬的、令人沮丧的、困难的,同时又充满了意外的喜悦和转瞬即逝的快乐。 一切都只是玩乐和游戏。胳膊肘放下来。这个或是那个。不去禁锢谁。甲对抗乙。好的,坏的和丑陋的。你赢了几回,也输了几回。石头,剪子,布。 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作品展示了一种对抗- 她在创作中探索并呈现了材料和形式之间的摩擦。它们是一系列的对比,诸如:形状对姿势,优美对丑陋,速写对绘画,圆滑对耿直,染色对天然,立体对平面,可识别对不可解,添加对删除,破坏对恢复等等。用一连串(有点老套的)排比词来描述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以及她在Capitain Petzel《石头剪刀布》的个展中展出的绘画和习作似乎是明智的。其中部分原因是,如将这些作品用描述的长句表达出来总会有欠缺和不准确之处。用这些排比词组至少会给个体观者以更大的阐释和感受的空间。另一方面,这些排比词的运用可能会带来纯粹的真理感 – 即一种基本的洞察力 – 这也是西尔曼画作的魅力所在。面对她的作品我经常会跟一种压倒性的认知对抗:这就是肉体处在世界中的感觉! 生而为人,正是这种感受!它基本上像是一种博弈,是尴尬的、令人沮丧的、困难的,同时又充满了意外的喜悦和转瞬即逝的快乐。 一切都只是玩乐和游戏。胳膊肘放下来。这个或是那个。不去禁锢谁。甲对抗乙。好的,坏的和丑陋的。你赢了几回,也输了几回。石头,剪子,布。 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作品展示了一种对抗- 她在创作中探索并呈现了材料和形式之间的摩擦。它们是一系列的对比,诸如:形状对姿势,优美对丑陋,速写对绘画,圆滑对耿直,染色对天然,立体对平面,可识别对不可解,添加对删除,破坏对恢复等等。用一连串(有点老套的)排比词来描述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以及她在Capitain Petzel《石头剪刀布》的个展中展出的绘画和习作似乎是明智的。其中部分原因是,如将这些作品用描述的长句表达出来总会有欠缺和不准确之处。用这些排比词组至少会给个体观者以更大的阐释和感受的空间。另一方面,这些排比词的运用可能会带来纯粹的真理感 – 即一种基本的洞察力 – 这也是西尔曼画作的魅力所在。面对她的作品我经常会跟一种压倒性的认知对抗:这就是肉体处在世界中的感觉! 生而为人,正是这种感受!它基本上像是一种博弈,是尴尬的、令人沮丧的、困难的,同时又充满了意外的喜悦和转瞬即逝的快乐。

    一切都只是玩乐和游戏。胳膊肘放下来。这个或是那个。不去禁锢谁。甲对抗乙。好的,坏的和丑陋的。你赢了几回,也输了几回。石头,剪子,布。

     

    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作品展示了一种对抗- 她在创作中探索并呈现了材料和形式之间的摩擦。它们是一系列的对比,诸如:形状对姿势,优美对丑陋,速写对绘画,圆滑对耿直,染色对天然,立体对平面,可识别对不可解,添加对删除,破坏对恢复等等。用一连串(有点老套的)排比词来描述艾米-西尔曼的艺术以及她在Capitain Petzel《石头剪刀布》的个展中展出的绘画和习作似乎是明智的。其中部分原因是,如将这些作品用描述的长句表达出来总会有欠缺和不准确之处。用这些排比词组至少会给个体观者以更大的阐释和感受的空间。另一方面,这些排比词的运用可能会带来纯粹的真理感 – 即一种基本的洞察力 – 这也是西尔曼画作的魅力所在。面对她的作品我经常会跟一种压倒性的认知对抗:这就是肉体处在世界中的感觉! 生而为人,正是这种感受!它基本上像是一种博弈,是尴尬的、令人沮丧的、困难的,同时又充满了意外的喜悦和转瞬即逝的快乐。

     

  • Amy Sillman, Friend, 2021

    Amy Sillman

    Friend, 2021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182.9 x 165.1 cm
    72 x 65 inches
  • 西尔曼的分散式构图表达了蕴含在稳定和不稳定之间的转变:一种内在持续的相互作用是其主要的构成原则。此次展出的油画作品都出自一种创作流程– 即西尔曼通过实验的方式试图解释她作品中产生的张力,从而循着一个固定的步骤顺序而进行绘画创作。游戏规则是这样的:两个层面寻找主体或形状,两个层面专注于色彩,两个层面则致力于完全毁掉这个一切,还有两个层面是图案。第九和第十步是自由发挥。简要概括为这十个步骤。尽管如此(或许正因如此),这些画作存在惊人的多样性。西尔曼最新的创作中融入了装饰性和居家性的元素。这些想法是艺术家最近创作的重点,是从去年纽约第一次疫情封锁时她创作的花朵系列发展而来。虽然西尔曼的作品仍然是对抽象的顽强的、抵抗的和热情的回应,但以绘画《南街,2021》为例, 她最近的这批作品更密切关注图案的连续和中断的可能性。甚至是完全冲断它。她将形式(具象形体之于背景图案)打进去或打出来。 西尔曼的分散式构图表达了蕴含在稳定和不稳定之间的转变:一种内在持续的相互作用是其主要的构成原则。此次展出的油画作品都出自一种创作流程– 即西尔曼通过实验的方式试图解释她作品中产生的张力,从而循着一个固定的步骤顺序而进行绘画创作。游戏规则是这样的:两个层面寻找主体或形状,两个层面专注于色彩,两个层面则致力于完全毁掉这个一切,还有两个层面是图案。第九和第十步是自由发挥。简要概括为这十个步骤。尽管如此(或许正因如此),这些画作存在惊人的多样性。西尔曼最新的创作中融入了装饰性和居家性的元素。这些想法是艺术家最近创作的重点,是从去年纽约第一次疫情封锁时她创作的花朵系列发展而来。虽然西尔曼的作品仍然是对抽象的顽强的、抵抗的和热情的回应,但以绘画《南街,2021》为例, 她最近的这批作品更密切关注图案的连续和中断的可能性。甚至是完全冲断它。她将形式(具象形体之于背景图案)打进去或打出来。 西尔曼的分散式构图表达了蕴含在稳定和不稳定之间的转变:一种内在持续的相互作用是其主要的构成原则。此次展出的油画作品都出自一种创作流程– 即西尔曼通过实验的方式试图解释她作品中产生的张力,从而循着一个固定的步骤顺序而进行绘画创作。游戏规则是这样的:两个层面寻找主体或形状,两个层面专注于色彩,两个层面则致力于完全毁掉这个一切,还有两个层面是图案。第九和第十步是自由发挥。简要概括为这十个步骤。尽管如此(或许正因如此),这些画作存在惊人的多样性。西尔曼最新的创作中融入了装饰性和居家性的元素。这些想法是艺术家最近创作的重点,是从去年纽约第一次疫情封锁时她创作的花朵系列发展而来。虽然西尔曼的作品仍然是对抽象的顽强的、抵抗的和热情的回应,但以绘画《南街,2021》为例, 她最近的这批作品更密切关注图案的连续和中断的可能性。甚至是完全冲断它。她将形式(具象形体之于背景图案)打进去或打出来。 西尔曼的分散式构图表达了蕴含在稳定和不稳定之间的转变:一种内在持续的相互作用是其主要的构成原则。此次展出的油画作品都出自一种创作流程– 即西尔曼通过实验的方式试图解释她作品中产生的张力,从而循着一个固定的步骤顺序而进行绘画创作。游戏规则是这样的:两个层面寻找主体或形状,两个层面专注于色彩,两个层面则致力于完全毁掉这个一切,还有两个层面是图案。第九和第十步是自由发挥。简要概括为这十个步骤。尽管如此(或许正因如此),这些画作存在惊人的多样性。西尔曼最新的创作中融入了装饰性和居家性的元素。这些想法是艺术家最近创作的重点,是从去年纽约第一次疫情封锁时她创作的花朵系列发展而来。虽然西尔曼的作品仍然是对抽象的顽强的、抵抗的和热情的回应,但以绘画《南街,2021》为例, 她最近的这批作品更密切关注图案的连续和中断的可能性。甚至是完全冲断它。她将形式(具象形体之于背景图案)打进去或打出来。

    西尔曼的分散式构图表达了蕴含在稳定和不稳定之间的转变:一种内在持续的相互作用是其主要的构成原则。此次展出的油画作品都出自一种创作流程– 即西尔曼通过实验的方式试图解释她作品中产生的张力,从而循着一个固定的步骤顺序而进行绘画创作。游戏规则是这样的:两个层面寻找主体或形状,两个层面专注于色彩,两个层面则致力于完全毁掉这个一切,还有两个层面是图案。第九和第十步是自由发挥。简要概括为这十个步骤。尽管如此(或许正因如此),这些画作存在惊人的多样性。西尔曼最新的创作中融入了装饰性和居家性的元素。这些想法是艺术家最近创作的重点,是从去年纽约第一次疫情封锁时她创作的花朵系列发展而来。虽然西尔曼的作品仍然是对抽象的顽强的、抵抗的和热情的回应,但以绘画《南街,2021》为例, 她最近的这批作品更密切关注图案的连续和中断的可能性。甚至是完全冲断它。她将形式(具象形体之于背景图案)打进去或打出来。

  •  

    如何将西尔曼的画作置于语言之中文字与它有什么关系?-支撑她作品的语言逻辑是什么。艺术家不认为她的作品仅仅是绘画,而是更渴望作品能达到电影或诗歌的效果。作为一个聪明的作家和杂志制作者,希尔曼把这个展览设想成一个文法空间:展墙就像是句子,油画被装裱在木板上的绘画有章法地隔开。这种有节奏的互动像是语法被视觉化了。而穿行于展厅的油画间正如在一页一页地翻看一本书那样惬意。亦或是这仅仅只是一种移花接木?

    • Amy Sillman Lunchbox, 2021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182.9 x 165.1 cm 72 x 65 inches
      Amy Sillman
      Lunchbox, 2021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182.9 x 165.1 cm
      72 x 65 inches
    • B Asillman 21 0041 2
  •  

    当然,这里不是要用西尔曼的作品猜谜语,因为它们首先是没有答案的。让一个充满绘画的空间保持一种未知感是令人振奋的,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必要的。西尔曼从媒介的悠久历史中汲取营养,并全心全意地投入到抽象的世界里。反对过于坚定和明确的立场是对绘画的一种态度(想想过去十年中一连串的刻板框架下的形象),但它也是一种赞成变革的更微妙的立场。或许,这只是一种假想的震荡模式。同时也是一种意愿,及一种邀请,去关注在此期间那种不受约束的感觉。

     

    — Camila McHugh

  • 西尔曼曾在许多重要的艺术机构举办过个展,近年来的个展有芝加哥艺术俱乐部(2019)、伦敦卡姆登艺术中心(2018)、奥地利布雷根茨美术馆(2015)。她参与的群展有慕尼黑伦巴赫现代艺术博物馆(2018)、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2016)、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2015)和纽约MoMA(2015)。希尔曼的作品被列入2014年的惠特尼双年展。在波士顿美术馆、芝加哥艺术学院、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和布鲁克林博物馆等机构的永久收藏中可以找到她的作品。

    西尔曼获得了许多奖项和奖学金,如2004年的古根海姆奖学金和布鲁克林博物馆伊丽莎白-A-萨克勒女权主义艺术中心的一等奖。她还在柏林的巴德学院教授艺术硕士课程。除了艺术家的身份外,她还于2019年作为策展人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策划了一个名为 "形状之形状 "的艺术家选择展。

  • Amy Sillman, Elbow Room, 2021

    Amy Sillman

    Elbow Room, 2021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182.9 x 165.1 cm
    72 x 65 inches